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雁荡山刺客传奇 > 第39章 事变
  如此过了十多天,打水越来越熟练了,可惜提回来的路上却是痛苦万分,没有一丝改变。

  自从那一天在忘忧亭见到老爷子后再也没这么早见过他。每日还是和往常一样,躲在屋子里喝中药写毛笔字。

  这天早晨,高进将一桶水倒进楚老太爷屋里的大木桶里面,刚要出屋门口,只见院子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镖师跑了进来,晕倒在院子里。

  四下巡逻的暗哨几人立马围了过来,扶起他:“啊,是宋镖师,醒醒!”

  大胡子吴坤从里院几个箭步窜来,一掌抵在他背后输送内力。

  宋镖师悠悠转醒:“快……我们刚过了邢州,就被打了埋伏……快去救……”说罢又晕了过去。

  吴坤大怒:“吃了熊心豹子胆!老虎头上动土!还没出燕赵地界,竟然打燕鸣镖局的主意!反了!尔等把老宋抬进去救治,闫星、赵冰、赵亭三人、再带十名镖师,跟我骑马快去!”他知道赵伯奢仅仅带着赵淼、老宋和另外五个镖师护送十万白银去京城,不敢大意,这次精锐倾巢而出,不能有任何闪失。总镖头楚霸天等去了大同,镖局里以吴坤为主持。他自认为功夫不及赵伯奢,是故好手尽出。

  惊呼声将女眷都惊醒了,纷纷起床来看。都是英雄儿女,虽慌不乱。

  片刻间,十五匹好马备好。

  吴坤喝道:“杨炎,镖局现在由你主持!杨彪,你辅佐好你哥哥,今日去一趟太极门,再请十位好手前来镖局助阵!”

  “喏!”

  吴坤一打马鞭,一行人向邢州方向驰去。

  高进在人堆里瞧的明白:这就像说书里面的故事,皇帝御驾亲征,太子监国。镖局的也是如此安排,总镖头出门,赵伯奢总领,赵伯奢出门,又托付给吴坤,吴坤出门又托付给杨炎。杨炎要是出门呢?学徒里面好像没有成器的……

  杨炎高声吩咐:“大家各司其职!多事之秋,减少外出,一切听我安排!都散了吧!”回过头来对弟弟说道:“杨彪,你即刻动身,去邯郸太极门找杨森师叔,让他安排十名好手来!”

  杨彪领命出门。

  楚良辰一扯高进:“别看了!去劈柴!”

  高进急忙跟着楚良辰去了后院。

  下午申时,楚良辰面有喜色,走到高进前面:“你小子可以啊,鉴于你最近表现出色,任劳任怨,杨镖头决定今日传你太极拳,快去镖房找他吧!”

  高进大喜:“多谢楚大爷!”喜不自禁,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镖房门口:“杨镖头?”

  “进。”

  高进小心翼翼推门进入,只见杨炎一脸肃穆坐在一张宽大的太师椅上望着屋顶。

  高进:“杨镖头?”

  杨炎回过神来,望着他:“好,好,很好。”

  高进:“不知吴镖头一行战况如何?”

  杨镖头古怪的一笑:“你和吴镖头很熟么?”

  高进:“不敢。从南方湿热之地来到燕赵,一路之上,吴大爷对我照顾有加。”

  杨炎点点头:“好,很好。吴镖头和赵镖头一行并无大碍,只是遇上些许麻烦。遇上了一个下三滥的门派,不过这个坎已经过去了。”

  高进:“那太好了。”

  杨炎吩咐道:“现在传你太极拳心法,你去把门插好!”

  高进一颗心蹦蹦乱跳:“遵命!”转身把门插好。

  杨炎一按墙上的机关,咔啦啦,八仙桌后面露出一个内嵌的方格,里面挂着一幅三尺见方的人物画。画里是一个长袍老者,背负双手,傲然立于山巅。鹤发童颜,剑眉星目,黑漆漆的眼睛如同两把利刃看穿人的心思。

  高进一瞬间被画像中的眼神勾住,浑身颤抖,扑通跪倒,张口就要说:飞猫大人让我什么都不要说,否则有性命之忧!咬了咬牙终于忍住了,低下头不去看这双眼静,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杨炎很是满意,缓缓说道:“这是我杨家太极开派祖师杨红蝉祖师爷,人送外号~八步赶蝉。现在收你为第十代在家弟子,看以后表现,表现好可收为内家弟子,修入传承谱。”

  高进又朝杨炎磕了四个头:“谢杨师傅!”

  杨炎:“好了,起来吧,现在传你太急心法,你且记好,万万不可传给旁人。”

  高进站起来:“谨遵师命!弟子不敢!”

  杨炎:“西山悬罄,虎吼猿鸣,翻江倒海,泉清水静。”

  高进默念,牢记心中。

  杨炎:“欲修太极绝学,必先摈弃心中一切杂念,空空然,施施然,如风拂山川,雨润大地,自然而然。去除浊力,回归本源。我先教你太极八式,练熟练后再传你三十六式、七十二式。你且仔细看,我先打一遍。这八式是兽头式、左右云手、三叠掌、揽雀尾、进步七星、倒卷肱、玉女穿梭、风雨满楼。”随后走到屋子中央,凝神静气,一呼一吸,塌腰弓背,提气抱球,身子如同面团,揉捏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缓缓打完,收式,长呼一口气。眼中精光四射:“你可看的明白?”

  高进一头雾水:“看不懂,舞起来像软泥又如柳枝,这怎么打人?”

  杨炎:“想学打人得先挨打!来,打我一下试试!来就行,让你感觉一下太极的力!”

  高进欺身向前,毛手毛脚的去推他。

  双手使劲,杨炎纹丝不动。

  高进憋红了脸加力,突然如同推在棉花上,身子向前一个趔趄,接着受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气,双足离开地面,身子腾空而起,啪,摔在对面墙壁上,扑通,落在地上。

  杨炎的整个动作就在一瞬间,就像打了一个冷颤而已。

  高进一骨碌爬起来,除了蹭了一身土,并无大碍,惊的张嘴结舌:“杨师傅,怎么做到的?”

  杨炎:“这叫发人,也叫美女挂墙。破了你的重心,把你出去。如果我要杀你,用暗劲,你现在已经是一滩肉泥糊在墙上了。”

  高进咋舌道:“这也太厉害了!我多久能练出来?”

  杨炎:“一年即有小成。练到我这程度你需要十年,练到赵伯奢大镖头那种浑厚的内力,至少下三十年苦功不可!此间还需看自己天资悟性,是否是练武的材料。赵师叔五十有五,至今仍是童子之身,每日练功不辍、不近女色、滴酒不沾,试问这份苦行僧般定力,世间能有几人!”

  高进肃然起敬,想起赵伯奢平日不苟言笑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讨厌模样,心中油然生出敬重之意。

  杨炎:“现在,你把这八式打一遍,我给你修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