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雁荡山刺客传奇 > 第38章 太极
  过了三日,高进收拾屋子,发现小窦子的床板上刻着几行字,凑着光读出来,原来是一首短诗:混沌一剑开,八卦占四方。心中有形意,无处不太极。

  短诗是用小刀什么的刻的,有些模糊了。想了想,也没什么神秘的地方。

  耳听脚步声响走进门来,忙回过头,见是镖师杨炎。

  杨炎:“恭喜你啊,高进,总镖头答应收你了。”

  高进:“啊!太好了!”

  杨炎:“你现在身体弱的很,年前这段时间给你加了个活,每日三更起,到邯山脚下的无忧亭旁的无忧井打一桶井水回来。”

  高进知道那地方,离着这里是十多里地,当下点点头:“这好说!”

  杨炎神秘的笑道:“小孩胳膊粗的绳子,大木桶,打满提上来再倒进去。如此反复九次,第十通提回来,送到楚太爷屋里去。”

  高进傻眼了:“这是为何?”

  杨炎:“把水叫醒。如此之水磨出来的墨汁才能写出好字。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问这么多做甚?”

  高进急忙点头:“是!是!”心中生气:这不是玩人么?不想传授我太极拳太极剑就明说。好,你说的年前,那就干到年前。年后再不教我功夫,我就溜走。

  片刻后,杨炎把木桶和绳索提来:“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

  次日三更鼓一响,高进就爬了起来。外面月朗星疏,空气冷的紧。

  他穿上破旧的衣服,把缆绳缠了好几圈斜跨在身上,提着木桶出了后门。心中暗自得意:整个镖局就我起的最早。打一桶水回来就得了,何苦往回倒,反正谁也看不见。

  半路上经过一片坟地,粗重的脚步声惊起两个乌鸦,吓了一跳。

  越到邯山脚下空气越是阴冷。紧走几步,远远望见忘忧亭,边缘有块白布飘飘荡荡,不知谁恶作剧挂的。

  走进一看,高进一颗心砰砰乱跳:哪里是什么白布,而是一个人影。一袭白衣,双脚勾住亭子飞檐,双手抱在胸前,正来回摆动着。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镖局里的楚霸天的表叔。

  高进:“老……老太爷,您老怎么在这里?”

  老头子一部白须盖在脸上,闻言睁开双眼,精光从胡须里透出来,望了眼他,没有吱声。

  莫非是来监视我的?

  高进心虚,急忙走到忘忧井旁边,用绳索挂住木桶,缓缓续进去。

  井好深啊,木桶探到水面,绳索正好到头。

  高进张开双脚,伏下身子,双手摇晃绳索,让木桶倾倒进水,满了后抖了抖绳索,费力的向上提。提出井口,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出了一身汗。

  喘了一壶茶的功夫,偷瞄了一眼老太爷,还在那里挂着呢。

  高进无奈,看来这个懒偷不了,把木桶里的水“哗啦”倒入井里,照刚才的样子打出第二桶水。

  “哼,一身拙力。”苍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老头何时来到身后的?

  高进擦了把汗:“老爷子,我个子这么小,木桶这么大绳子这么粗井这么深,自然费力气!”

  “小伙子,你扎过马步没有?”

  “没有……”

  老太爷呵呵一笑:“看我做一遍,注意腰马合一,手臂只是传导,大胯和腰如波浪起伏,双脚如同钉在一个石球上面。腰胯用力,石球震动,打水如探囊取物。”说罢,双脚打开,将木桶扔进井里,但见脑袋不动,小腿不动,腰腹极速震动,双臂循环摆动快的看不清,片刻间,一桶水很快提了上来。微笑道:“看会了吗?”

  高进呆住了:“这么快!我试试!”扔下木桶,水满后往上提,可是上半身还是一起一伏,脑袋上下动着,水提上来后腰腹反而更疼了,疼的龇牙咧嘴。

  “混沌一剑开,八卦占四方。心中有形意,无处不太极,”老头吟完,盯着他:“用丹田处背诵这句诗,记住用小腹去用力去提水。去吧!”一挪步,闪到亭子处又去倒挂金钟了。

  高进迷惑了:他怎么也会这首诗?他在烂木床上刻的?用丹田背诵?丹田又没脑子,怎么背?小腹用力去提水?狐疑着,又去打自己的第二桶水。提水时心中默念,小腹用力,脑袋劲量不去抖动,果然体会到小腹部有一团热气涌动。又热又硬!高进突然明白了什么,站在井口苦苦思索。当日骑马北上,受了不少颠簸之苦,用飞猫传授的伏虎桩,减轻了不少痛苦,这老头子说的方法虽然有分别,却是殊途同归!对了,这是自然之力,不管什么腰马合一什么伏虎桩什么打水什么砍柴,只要符合这种大道,自然事半功倍!想到此处精神大振,原来砍柴的时候自己的姿势全错了!不竟欢呼一声:“老爷子,我明白了!”转头看时,亭子上已经没有人了。老头不知去向。

  高进迫不及待的把水倒入井里,按照刚才的心法去打第三桶水,果然小腹部发热双足底也如火烧,水提上来全身反而不累了!哈,真是太好了!

  如此这般,倒了九桶水,第十桶才提着往回走。心中默念着:混沌一剑开,八卦占四方。心中有形意,无处不太极。

  无处不太极,无处不太极,太极,太急,无处,五处,……突然脑子升华到一个奇异的境界,百会穴双手心双足心放松,走路不要太急,突然脚下不稳,一个跟头摔在地上,我的天,自己不会走路了!

  木桶也摔在一旁,水全撒了。

  高进好像进了一个以前从没进过的奇异世界,木桶怎么撒了?偏沉?提两个桶呢?自己怎么不会走路了?好像马上解开谜底,却始终捅不开那层模模糊糊的纸……

  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原来是杨炎领着众学徒来跑步训练,增强耐久力。

  杨炎:“喂,高进,没事吧?”

  高进从沉思中惊醒,急忙起来:“没事!脚滑了!我再去打!”

  众学徒哄笑着远去了。

  高进提着木桶打上来今早的第十一桶水,提了一会儿胳膊酸痛,换了个胳膊又走了一里地这个也开始痛了。什么腰马合一伏虎桩全用不上了,心里如泄了气的皮球。看来这玩意只有双脚不动时才能使用。不竟懊恼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