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我,元芳?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柳生杀神路过
  混乱、哭叫、烟火,惨淡的景象恍若汇聚成一张绝美的画卷自他的心中缓缓形成。

  他享受着,张开双手,一个不长眼的怪兽扑向他,然后被看不见摸不着的剑刃分尸,绿色血液爆成血雾。

  有些平民以为遇到了救世主,纷纷朝着他这里靠近,然而迎接他们的是无差别的杀戮。

  噗噗噗,剑刃入肉的声音、骨骼分离的声音、还有……恐惧的气息!

  “令人沉醉啊!”

  柳生杀神张开双眼,对血雾和一切都不在意,在他心里,这些弱者甚至是怪兽,都不过是取悦他的小丑罢了。

  他缓缓走着,不远处一间静静的院落映入眼帘,大将军府,到了。

  刚刚抬腿,人已经到了门外,伸出手却又停住了,嗯?柳生杀神眉头微皱缓缓转向另一个方向,颇为不屑的瞥了一眼大门,“哼,先让你们多活一阵好了。”

  话落,整个人成为一道流光射向远方。

  “咦?怎么还走了?难不成老子的名头太响了?”

  院落之内,周侗都在活动关节做准备运动了,谁知道人家竟然过门不入,咋的?怂了?

  院中的一众女眷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西门香索性跟花非白道:“你继续说。”

  花非白定了定神,妈呀!这帝都太危险了,又是怪兽又是机关巨人的,还是神水宫安全啊。

  “作为多年的宫主,那水德星君的性格我再了解不过了,他之所以将神水宝典流传出去,目的就是为了挑选最适合他夺舍的身躯。以前他没有办法移动,所以只能靠着历代神水宫主与神水宫中人帮助。如今他得到了一副傀儡身躯,虽然这身躯也很不错,可他一定还会来找你的!”

  西门香秀眉微皱继而舒展,“嘁,夺舍嘛,也不算是什么特别的手法,骆驼曾经说过的那些神才牛哔呢!”

  花非白摇摇头,“不是普通的夺舍,那神水宝典确实是当世难得的绝学,不光对水系自然之力的领悟有奇效,更是能够潜移默化的改变身体,令你对水系自然之力更加亲和并且越发接近神躯的程度。这些效果表面一看都是好处,可也正因为如此,当你面对水德星君的时候将毫无抵抗之力,毕竟比起对水系自然之力的理解,有谁能够比他更强呢?而由于你的身躯越发接近神躯,灵魂不匹配的排斥感觉也会由于自然之力的介入而越发减弱。可以说,每一步都被他算到了。”

  众人这才脸色认真了些,所谓陷阱最怕的就是这种,明明你得到的对你没有任何坏处甚至好处多多,可你越是沉浸在这好处之中,就离死亡越近一步。

  “也不对啊,既然神水宝典这么厉害,那也不用出来找人了,让你们神水宫的弟子自己来不就行了。”青萍有些怀疑的问道。

  花非白苦笑,“你以为他没有那么做?只是我们神水宫的弟子不争气罢了,哼……真格神水宫都修炼的是神水宝典,修炼最好的就会做宫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神水宫宫主就有资格做水德星君的身躯。那神水宝典虽然功效神奇,可对于根骨也是有要求的。简单说,绝学本身决定着下限,根骨决定着上限,你的神躯能够进化到什么程度,要看修炼者本身。”

  西门香恍然大悟,“就是说,水德星君选择夺舍对象的标准不是神躯是否已经成就了,而是根骨资质最好的那个!嗯,这么说,我的根骨是最好的那个!”(?ω?)

  花非白懵逼,这是好事吗?你开心什么!

  青萍好笑的推了一下阿香,“严肃一点。”接着又转过头道:“多谢你来提醒,我能知道你为何做这些吗?”

  花非白顿了一下并没有什么隐藏,“他杀了我的爱人,所以我要报仇。”

  众人恍然也没有再深问,花非白又道:“我也是修炼神水宝典的,所以对于水德星君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这才需要借刀杀人。因此你们也不用感谢,毕竟只是各取所需。”

  青萍对这种说法倒是表示肯定,李元芳这人重情重义,所以她们更不能随便与人结下因果,毕竟这些恩恩怨怨很有可能最后都会落在李元芳的身上。

  展十七沉思片刻又问:“所以刚刚在门外的那个高手,就是水德星君吗?为什么不进来?”

  周侗首先否定道:“应该不是,据我刚刚的感知来看,对方是个用刀的,那股子生气已经隐隐化为实质了。水德星君应该是水系自然之力更强的吧!”

  “啊,那刚刚那位是什么情况?路过吗?”

  ……

  独峰坐在路边缓缓的将气息喘匀,心里不禁嘀咕,李元芳是怎么做到以人榜宗师之身打十个地榜的?他打四个都累的要死,哪怕那是四个机关人。

  “大人可还好?”

  独峰抬头,石巨人中的箭手探头出来问道。

  独峰随意的挥挥手,“没什么问题,刚刚多谢你们了,若非这机关巨人,还真不好对付那几个刀枪不入的,呵呵,果然一物降一物。”

  那箭手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我们也没有想到竟然有机会踩死人榜级别的高手啊,嘿嘿嘿。”

  独峰乐呵呵的点头,这一次怪物突然间出现,若非这些瞭望塔变身机关石巨人力挽狂澜,也不知会有多少的平民遭殃。

  “唉对了,你们刚刚的箭雨是怎么做到那么精准的?”

  箭手答道:“瞭望塔变身是城防巷战的究极防御手段,这事极为隐秘只有工部与户部知道。工部负责建造,而户部不光要负责提供资金,还要负责记录帝都所有居民的身份气息。一般气息的记录非常繁琐,每个人都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可以被机关巨人记住。所以,这机关巨人的攻击会保护那些被记录的居民。如果你是在各地流窜的行商,那就很抱歉了,你必须在机关巨人的感知范围内生活一年才可以被记录。”

  独峰有点好笑,原来户部做的记录信息还有这种作用,这事他以前可是不知道。

  “原来如此,机关之术博大精深,令人折服啊!”

  “是啊是……”

  众人一怔,却见一道刺眼的刀芒横向划动,恍若一柄四十米的大刀横挥,自石巨人的腰部划过。

  原本威武霸气的石巨人顿时开始朝另一侧倾斜,是只有上半身动的那种倾斜!

  “不好,快出来!”

  略带着慌乱的声音传来,十几个黑影咻咻咻的从石巨人内部弹射出来,他们的轻功都不算太好,落地时颇为狼狈。

  轰!

  前一刻还大杀四方的石巨人,此时竟然直接被毁掉了。

  “呵呵,那么大的石巨人竟然只要十几个人就能操纵了,了不起。”柳生杀神缓缓说着,还表示肯定的鼓掌,令那些蹦出来的箭手们恨得牙痒痒,不过他们也不傻,那地榜波动让他们有点腿软。

  独峰紧张的将剑刃横于胸口,头也不回道:“你们先离开这里吧,他不是你们能够对抗的。”

  柳生杀神淡淡微笑,“放心吧,他们连死在我手里的资格都没有。”

  一众箭手听了气血上头,可他们依旧没有冲动,箭手嘛,冷静拉弓是必备的品质,绝不会轻易就激动乱来的。

  “大人保重!”一众箭手齐齐说道,接着转身朝其它石巨人跑去。

  独峰长出一口气,盯着柳生杀神那一身的月白色和服,“东瀛剑客?你我可有仇怨?”

  柳生杀神摇摇头,却是带着欣赏的说道:“你不错,雄霸能有你这样的后裔,是他的幸运。可惜本座就没有那个命!”

  独峰又道:“前辈怕是有些误会受小人蒙蔽,既然我等并无冤仇,不如投靠我大秦,凭借前辈的能力,定然可以……”

  “哦?胡亥那么大方吗,竟然愿意平分气运?”

  “……”

  柳生杀神一句话将独峰整没词了,无奈道:“原来你们的目的是要大秦气运,只是你们来针对我做什么嗯?”

  柳生杀神笑道:“自然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可谁让你的父亲是雄霸呢?他在皇宫之中总是些阻碍,必须将其调出来啊!原本以为四个人榜高手对付你足够了,却没想到乌鸦的人如此没用,还要连累本座亲自出手。”

  独峰闻言大惊,情不自禁的看了看皇宫方向,皇宫中有黄裳、雄霸和徐福三大地榜坐镇,但独峰知道徐福有大概率会背叛,所以若雄霸因为他出来了,皇宫中陛下身边就剩下一个黄裳了。

  如果有一个地榜高手全力防守的话,哪怕是对手拥有很多地榜也没有那么容易威胁到陛下的。只是这样一来,恐怕就没有能力阻止敌人做其他事了!

  独峰沉默片刻抬头,“想要利用我将雄霸引出来?这可没有那么容易!”话落转身就跑,傻子才刚正面呢,反正只要拖延时间就好。

  独峰的轻功不错,眨眼就跑出了很远,不过柳生杀神并没有任何的急切,笑道:“你能快的过刀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