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丢盔卸甲
  随着具装铁骑冲入关陇军队阵中大肆杀戮,左翼的关陇军队加速围拢,大和门下的战场之上风云突变。

  长孙嘉庆心情兴奋,正要带着中军压上去,忽然身后马蹄声响,扭头看去,却是一骑斥候自远处狂飙而来,自阵列之中长驱直入,抵达面前。

  马上斥候甚至来不及下马,疾声大喝道:“宇文陇部已然战败,右屯卫援军倏忽便至,赵国公有令,长孙将军速速撤兵!”

  几乎就在此时,前方自左翼围拢上去的军队以及中军最前头的部队齐齐发出一阵喧哗,而后形成巨大的浪潮,几乎将前头所有部队都席卷进去。阵列开始涣散,兵卒开始躁动,数万军队好似台风掠过海面一般泛起波澜,水涛汹涌。

  紧接着,在具装铁骑身后的北边,黑压压的部队从左银台门方向直冲而来,好似溃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至,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气!

  长孙嘉庆呆愣半晌,一股寒气方才自胸腹之中升起,直升入脑,连兜鍪之下的头发根都竖了起来。

  援军!

  怪不得具装铁骑根本不在意自己这边的围拢之策,依旧勇悍无伦的直直冲杀过来撞入阵中,因为援军已经抵达,就在其身后!

  长孙嘉庆彻底慌了手脚,之前围歼之策将成之时有多么的兴奋,此刻心中便有多么的恐惧!

  眼下已经不是能否顺利实施围歼之策的问题,而是有了援军之后的具装铁骑可以恣无忌惮的在己方阵中横冲直撞、疯狂杀戮,等到杀累了,自有援军在后接应,可从容撤退。

  然而一千浑身覆盖铁甲的具装铁骑在己方阵中肆意冲杀,这将有多少兵卒倒在其锋锐长刀之下?

  只要想想,长孙嘉庆便手足冰冷。

  自以为织了一个大口袋等着对方钻进来,然后收住口子将其一举围歼,结果人家是一柄锥子,后边还跟着一把刀,自己这边非但扎不住口子,甚至还得被锥子戳得一身破洞……

  那斥候见到长孙嘉庆呆愣愣魂不守舍,赶紧提醒道:“长孙将军,赵国公有令,让您即刻撤军……”

  “娘咧!”

  长孙嘉庆怒喝一声,暴跳如雷,扬起手中横刀狠狠一刀将那斥候斩于马下,怒骂道:“人家援军已经抵达,你这混账方才前来报讯,分明是东宫之奸细,意欲让老夫兵败丧命,葬身于此!”

  左右校尉亲兵噤若寒蝉,战战兢兢不敢发言。

  一刀斩了斥候,心中郁闷火气也消散不少,长孙嘉庆赶紧下令:“左翼部队重新回归城下,向南撤退。中军随吾且战且退,督战队下至各部军队,若有不战而逃者,杀无赦!”

  出了气,也知道自己实在是冤枉了这个斥候。

  西线的战斗发生在景耀门外,中间隔着玄武门与右屯卫大营,消息自然不能直接送来,而是要先传回长安城,再又长安城中转一遍,这才能出通化门,抵达此处。

  一来一回之间,导致的结果便是右屯卫的援军先一步抵达,而自己消息落后一步,自己一手将自己推进了自己布下的彀中……

  左右校尉面面相觑,这明显是要将眼下正遭受具装铁骑杀戮的主力部队放弃,只带着左翼部队与中军撤离战场……

  不过旋即大家也都醒悟过来,此刻主力先锋部队已经与具装铁骑死死缠在一处,想退也退不了。若是中军上前予以救援,且不说要在具装铁骑冲锋之下死伤多少,万一被右屯卫的援军拖住,能否顺利撤回春明门外大营都是问题。

  断尾求生,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遂赶紧向各部下达命令,督促左翼以及中军缓缓后撤。

  ……

  自出城门开始,刘审礼便一直存着小心,具装铁骑的战力固然强悍,但是无论人马的体力消耗过大、难以持久却是一个巨大的缺点,所以他从未让麾下兵卒放开手脚肆意冲杀,唯恐体力不支陷入困境,必然遭受叛军之围杀,那就麻烦了。

  故而面对有所保留的具装铁骑,关陇兵卒也都自然认为刚才遭受的便是其最强大的战斗力,此刻虽然心里发怵,但是在长孙嘉庆的催促之下也硬着头皮往上冲,只要能够将具装铁骑死死缠住,便能获得一场大胜。

  然而这回面对的却是放开手脚、全力以赴的强敌,身后有援军压阵使得刘审礼横下心要大肆杀伐一番,只是一个冲锋便让关陇兵卒见识到全无保留的具装铁骑冲杀起来到底有多么可怕。

  就好似一柄巨大的尖刀狠狠捅入血肉之内,无坚不摧将一切切断撕碎,鲜血淋漓支离破碎。

  尤其是当具装铁骑身后的援军出现,再傻的关陇兵卒也知道围歼之策已经断不可行,心气一泄,惧意顿生,只不过碍着身后虎视眈眈的督战队,不敢擅自逃跑。

  等到被具装铁骑在阵中凿穿一个来回,尸横枕籍鲜血成河,左翼包抄的军队迟迟不至,身后的中军并未及时上前支援,整支先锋军队终于抵受不住。

  当兵卒们恐惧仓惶的回头去望,希望长孙嘉庆能够下达撤退命令,不至于让大家白白战死此地,却赫然发现不仅原本已经临近的左翼军队撤回城墙之下向南退去,就连长孙嘉庆坐镇的中军也在缓缓后撤……

  兵卒们或许不明所以,可但凡有点见识的校尉、偏将们哪里还能不知自己已经被长孙嘉庆抛弃,成为阻挡具装铁骑以便让主力安全撤退的牺牲品?

  登时怒气冲天。

  主力先锋部队本就是各支门阀军队抽调组建而成,眼下被长孙嘉庆丢在战场上承受具装铁骑的疯狂杀戮,而长孙家私军组成的中军则在其率领之下缓缓撤出战场,这如何能忍?

  若是大家一起死也就认了,可是你将我们推进火坑承受灭顶之灾,你自己却带着嫡系部队悠然撤退……

  这特么也太缺德了!

  隶属于各个门阀军队之中的偏将、校尉当即号令各自麾下停止前进,略微收拢部队之下不管不顾的向后溃逃。

  一瞬间,将近三万门阀军队组成的主力先锋部队全部溃散,兵卒们丢掉兵刃撒开两腿向后飞跑,结果各支军队相互之间缺乏沟通,相互之间不断侵占撤退路线,没一会儿的功夫便编制打散,互不统属,只知一味的撒腿狂奔。

  刘审礼正在冲杀,冷不丁面前压力一松,见到所有敌军尽皆溃散,毫无组织的四散奔逃,便知道这场仗稳了。

  此等情形不是具装铁骑大显身手的时机,遂传令身后的援军,将两千余轻骑调动上来从两翼追击,不断剿杀溃散敌军,自己则收拢具装铁骑,再次组成“

  锋失阵”,紧紧的咬着敌军主力先锋的尾巴杀过去。

  城墙上的战斗早已结束,大和门上的王方翼以及守城兵卒都趴在箭垛、女墙之上俯瞰着面前这一幕,数万关陇溃兵在城门前空旷的山地上四散奔逃,具装铁骑紧紧的咬着对方主力先锋的尾巴,数千轻骑兵则自两翼追击,时不时的包抄一下,溃散的叛军或被斩杀、或被俘虏,一路不停的追击而去。

  王方翼难以抑制心中亢奋,狠狠拍了一下墙头,仰着脖子大吼一声:“万胜!”

  守城兵卒尽皆振臂高呼,以作应和:“万胜!万胜!万胜!”

  一场艰苦卓绝的守城战,最终却以一场大胜来结尾,此等直抒胸臆的畅快令所有守城兵卒都兴奋欲狂,恨不能跃下城头提着兵刃参预追击的部队之中,杀他一个丢盔卸甲、酣畅淋漓!

  ……

  长孙嘉庆指挥着中军与左翼数万兵马缓缓后撤,部队太多想要掉头自然麻烦,又不能大张旗鼓的被主力先锋察觉,否则便达不到牺牲他们给中军争取撤退时间的目的。

  然而数万大军原本正向着北边围拢而上,陡然之间却又全部撤退,臃肿的阵型岂能那般进退由心?若是久经操练的精锐也就罢了,可长孙家军队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做不到令行禁止,眼下骤然转向,顿时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