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天命大国师 > 第13章 来自大燕勇士的挑衅
  宋意,是太子丹门下的三大勇士之一。

  夏扶、宋意、秦舞阳,这三人是太子丹门客之中最为勇武之人。当初田光对他们的评价是,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秦舞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

  荆轲神勇之人,怒而面色不变。

  田光的这段评价,似乎确实挺符合秦舞阳和荆轲。

  荆轲的实力一直是个谜,光他的勇气,确实高人一等,谁知道他会刚不过秦始皇?

  这也是天数。

  宋意、秦舞阳的到来,还吸引来了夏扶。身为太子身边最重要的护卫,夏扶的实力也是三个人之中最强的。但同时,也是最不可能执行刺杀任务的人。

  因为,认识夏扶的人太多了,多到蓟城内不少人看到夏扶这张恶人脸,就知道这位是太子府的人。

  谁都可以叛变,而夏扶叛变的可能太小了。

  这也是他被首先淘汰出刺杀人选的原因。如果是太子丹的亲信投靠秦国,秦王怎么可能去相信对方的诚意?

  “宋意、秦舞阳,让那个屠狗之辈瞧瞧,我太子府能人辈出,不是他能小觑的地方。”言下之意,就是给郭威点颜色看看,让这小子知道天下之大,能人辈出,一山还有一山高。

  宋意轻松的想要点头应承下来,却看到秦舞阳脸色煞白,上身规律的抖动起来。

  至于说抖动?

  没办法,体质原因。秦舞阳也没有办法啊!

  如果郭威在场,肯定要笑话这家伙有抖M体制,太神奇了。有人生气红脸,有人生气黑脸,就是没见过白脸还发抖的。

  用这种方式涨怒气,郭威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可秦舞阳真的是发怒了,发怒的对象不是郭威,而是在一旁说风凉话的夏扶。他深知郭威有多厉害,厉害的人不要紧,主要郭威阴险啊!

  又厉害,又阴险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良久,秦舞阳沉声道:“夏扶,你别说风凉话。你下场,不过是被人一拳一脚的功夫。”

  夏扶瞪起眼珠子,愤恨道:“好,好。我就看看这位屠狗出身的贱人手下有多少手段,我去会会他。”

  说完,夏扶就气冲冲地跑到了郭威住着的宫苑。见到郭威的那一刻,发现这家伙竟左拥右抱,好不惬意。尤其是郭威怀中美人巧目盼兮,两腮殷红,说不出的风情,肯定之前干没羞没躁的好事。郭威怀中的美人可都是太子的心头好,如今在屠夫怀中承欢,让他如何能不生气?

  夏扶平日里连多看几眼都心虚的不行,郭威竟然把美人给摧残了。

  夏扶怒气上涌,指着郭威大口呵斥道:“没规矩的乡野村夫,尔也敢在宫中放肆?”

  郭威定睛看向夏扶,倒吸一口凉气,心说:好丑!

  豹子眼,大蒜鼻,满脸的络腮胡,胡髭如同钢针般张扬的竖立着,尤其是一张大黑脸,让人看着就觉得晦气。

  郭威将怀中美女托起,打发她们离开,乜斜着眼道:“来者何人?”

  “燕人夏扶。”

  “我还以为是燕人张翼德,夏扶,没听说过。”郭威不屑的嘟哝着,轻慢的指着夏扶道:“滚出去!”

  郭威一如既往说着骚话,战国哪有什么张翼德?

  张三爷得过四百多年才出世呢。可这不妨碍郭威胡说八道。

  夏扶闻听,气地暴跳如雷。

  指着郭威大吼道:“你不是要找人比试吗?先来和我夏扶过过招,真要是连我手下三招都走不过去,我劝你还是多想想如何能活着碣石宫。”

  这话倒是一点没错。

  如果郭威连夏扶这一关都过不去,他就不配成为荆轲的副手,担任刺杀秦王的重要任务。

  留给他的结局只能是一个,被太子丹派人杀掉。

  毕竟,太子丹也不可能放任郭威这个巨大的威胁存在。

  郭威看似轻蔑的抬眼正视夏扶,夏扶被郭威如同猛兽一般盯着,心中猛突突起来,心说:这么这小子和荆轲一个路数?喜怒不放在脸上,哪怕是笑吟吟的样子,谁也不知道此人心中所想,下一刻是否会杀人?

  荆轲就是这样,喜怒不放在脸上,哪怕是对手也看不出荆轲内心的想法。平静,如同死海般的平静,乌云弥补下的阴沉。

  这当然不是郭威会什么心理威慑,而是他本能的对这个时代的人没有敬畏之心。他没有阶级感,更没有羞辱与否的愤怒,只有将夏扶正眼瞧了瞧,仅此而已。

  这在战国这个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低阶层的人,见士大夫之族,连脑袋都不能抬起来和对方平视。没有对阶级的敬畏之心,就是狂妄?

  郭威缓缓点头道:“也好。放下你的剑,你我比试拳脚。”

  夏扶心头暗暗叫苦,他一身的本事都在一柄利剑之上,拳脚虽然不错,但也不如宋意,甚至连秦舞阳都可能不如。

  他还以为被郭威看穿了,知道郭威力气大,但是他想着自己用剑好,脚步反应要比郭威快,只要够灵活,甭管他山崩地裂,也砸不到他的头上。

  退让是不可能的,夏扶松开长剑,插在地上,随即稳稳走到郭威面前,两人目光对视,势如水火。

  郭威想到了比试的规矩,也不知道战国吃不吃这一套,反正他也不会战国的规矩,干脆抱拳道:“承让!”

  夏扶愣了一下,随即也学着郭威这样,开口:“承让!”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哪怕战国人没听说过这句话,也知道这么个道理。战国只有比箭术的时候,才会规矩很大,什么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比射箭,是君子之争,不能和粗蛮的拳脚比试相提并论。

  夏扶的搏杀经验比郭威要丰富的多,抬腿猛地窜了出去,右拳后拉,硬着郭威的腮帮子,如炮锤般打了出去。

  郭威全身都在警惕夏扶的反应,就算是这样,他也是被对方的速度给吓了一跳。

  好在郭威全神贯注,精神高度集中。

  加上如今他的力量和反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险险的躲过了脸,夏扶的拳头擦着他的肩膀,嗖的一声抡了过去。

  郭威来不及擦擦汗,夏扶紧接着又是起腿猛踹他的胸口。

  郭威这个气啊!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实人,心说:既然你不安规矩来,我也不客气了。

  扎下马步,双臂护住胸膛,咬牙准备夺夏扶的脚踝。

  这时候夏扶想要改招数已经不成了,只能硬着头皮加力,期待能够将郭威踹倒。

  他估摸着自己这一脚也有上千斤的力量,没有道理郭威能挡住。

  可郭威是讲道理的人吗?

  轰——

  当郭威双臂死死的抗住了夏扶的脚底板,双手如鹰爪般扣住了夏扶的脚踝,随即他暴喝:“给我起来!”

  夏扶死撑着想要挣扎,可随即发现自己的挣扎都是徒劳。郭威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能扛得住的。

  随后,他只觉天旋地转,有种飞起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说对也对,就是郭威扣住了夏扶的腿,双臂猛然用力,将夏扶整个人都甩了起来,如同甩一个链球似的,兜着圈。

  等到夏扶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在空中,然后就是双眼一黑,胸口如同撞在墙上闷哼一声。

  再后来,他意识都点模糊,好像自己趴在了地上,后背被钉死了似的,动弹不得,就听到耳畔有个愤怒的声音骂骂咧咧道:“让你小子耍阴招!”

  “打死你个瘪犊子!”

  ……

  当夏扶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费力地从地上抬头,就看到秦舞阳、宋意两人傻傻的看着他,一口闷气堵在胸口上不来,脑袋一歪,倒在地上,生生将自己气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