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 第2802章 你家有没有亲戚离家出走的
  第2802章

你家有没有亲戚离家出走的

  简薇指着茶茶,对儿子说:“这声妈不白叫,以后她的女儿可是你媳妇呢,”

  茶茶附和道:“对呀,不然我女儿白给你了?”

  简航:“妈妈!”

  这声妈妈喊得茶茶感觉比自己亲儿子喊还要兴奋,她把怀里的崽儿往简薇怀里一丢,然后捧着简航的大脑门,结结实实的亲了好几下。

  “好女婿,我下半辈子可就指望你了。”

  简航听得似懂非懂,陪着大人笑了一阵子后,他十分严肃的问:“我以后就只能娶一个老婆吗?”

  茶茶一听这话,感觉嗅到了渣男的味道:“你还想娶几个?”

  简连忙道:“可别瞎说,这是你丈母娘。”

  简航不懂什么叫丈母娘,就盯着茶茶一个劲儿的瞧,小男孩没有说是不喜欢美女的,他见茶茶长得好看,狮子大开口:“我还想把你娶回家,怎么办?”

  茶茶愣了一下后,扑哧笑了:“……这不好吧。”

  简航往茶茶身边挨了挨:“我好像已经爱上你了,真的。”

  茶茶:“你……你啥时候爱上的?”

  简航:“就在你喂我吃肉肉的时候。”

  茶茶难以置信:“一块肉,就让你坠入爱河了?”

  简航认认真真的点头:“嗯,你给我的肉,我没舍得一口气吃完,我分了好几口。”

  简薇:“我说你怎么吃的那么慢,还以为你吃撑了呢。”

  茶茶笑的合不拢嘴,伸手刮了简航一下鼻子:“你个小鬼,去跟大鹅玩吧。”

  简薇也觉得,简航还是跟红烧玩比较靠谱。

  ……

  不知不觉,太阳就从那边落到了另一边。

  厨房里飘来食物的香气,佣人在做今天的晚饭,可能是看大家火气都很大,专门煮了一锅河蚌汤,给在座的各位降降火。

  花园里,卞越跟魏少雍在抽烟。

  一年抽不到一包烟的卞越,光这一个下午,抽了魏少雍大半包,魏少雍看他这个架势,索性从后备箱拿了一条出来,两人就紧着那一条抽。

  客厅里,三个老人实在是无聊,便围着桌子推牌九。

  介于某些人实力太强,简父不知从哪里搞到一副工地上用的白手套,死活要让卞父带着,不然不跟他玩。

  即便带了手套,卞父该赢还是赢,简父又叫卞父把耳机声音关到最小,又给人带上个耳罩子。

  “干脆把我眼睛也蒙上好了。”卞父没声好气道。

  简父不满:“你嚷嚷什么,不这么搞,谁玩得过你。”

  魏老爷子是输的一点脾气没有。

  他以前跟白手套合作过,却从来没有跟白手套坐在一起赌过牌九。

  更叫魏老爷子不平衡的是,今天连这个胖子的手气都比他好。

  “活见鬼了,真是。”魏老爷子低咒一声。

  简父见魏老爷子那一副吃瘪的倒霉相,嘲弄道:“没跟高手玩过吧?”

  魏老爷子翻了个白眼:“谁身边还没个高手啊。”

  他当坐馆的时候,手底下倒是真有一个赌技了得的,在青龙堂底下干副堂主。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茶茶的父亲。

  过去太久了,魏老爷子也不记得人长啥样了,就晓得对方生的白白净净,手还挺好看,后来跟七伯的女儿裹在一起,两人要私奔,七伯一怒之下,砍掉了对方的手,撵出帮会。

  隔了几年,那家伙又跑回来,两人旧情复燃,都是一些家丑,七伯没张口跟兄弟说,大家权当不知道。

  “哎,哎哎哎,输不起咋地。”简父推搡着魏老爷子,让他洗牌九。

  魏老爷子眉头皱的深深的,捏着牌九,有一下没一下的叩打着桌面。

  半晌过后,魏老爷子抬起头,望着卞父:“你们家有没有什么亲戚,离家出走的?”

  卞父尚且不明白魏老爷子问这话的意思,他谨慎道:“您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魏老爷子觉得自己想多了,摇摇头:“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魏老爷子是随口一问,卞父却没有随便一听。

  ……

  若干年前,卞家还只是一群靠赌为生的赌徒,他们居无定所,靠着出神入化的赌术在各个赌场里讨生活。

  赌场那个地方,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输急眼了,掏把刀子把人捅死也是经常发生的。

  卞家人普遍生的白净瘦弱,动刀动枪的,他们不在行。

  后来,魏家人看到了卞家的优势,邀请他们做魏家的白手套。

  那会儿卞家正求找不到一个好的避风港,卞老爷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

  过了几年安慰日子,卞家老爷子不晓得听了谁的挑唆,居然打起了魏家人的主意,其实说到底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担心魏家哪天不干了,把他们推出去当提罪羊。

  于是乎,卞家有一群大聪明合计了一下,决定派个人去魏家当卧底。

  大家投票选了比卞父小十五岁的亲弟弟过去。

  小伙子头脑灵光,很快就取得了魏家的信任,没几年就当了青龙堂副堂主。

  本应该前途无量,可这小子糊涂,居然搞了帮派里的女人,逃回来的时候,少了只手,跟卞杰差不多,卞杰是因为出老千,而他弟弟却是玩女人。

  那群敢做不敢当的大聪明,担心魏家发现他们的小伎俩,回头找他们算账,谁也不敢收留。

  卞父听到消息赶回来的时候,竟被告知,他弟弟已经死了。

  卞父质问,人是怎么死的。卞家长老说,没脸见列祖列祖,跳海死了。

  卞父晓得这都是他们推脱用的鬼话,他怀疑都是这帮人搞的鬼,可他没有证据。

  从那以后,卞父便对那帮族长恨之入骨,卞越计划炸祖宅的时候,卞父其实是知道的,后来那伙人全上了西天,卞父这口气才算平息。

  卞父仿佛受到了什么蛊惑般,猛地朝楼上看过去。

  世上真有这样巧合的事吗?

  真的有吗?

  还是说,死去的弟弟,在天有灵,特意安排这一场乌龙,好给他这个做哥哥的一个交代?

  但卞父想了又想,觉得不太可能。

  从他弟弟死那一年算起,如果茶茶是他的种,那么她今年至少得二十四五岁吧。

  这年龄也对不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