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女娲偷看我日记,竟要我做人王 > 第22章 有教无类,通天立圣!
  李长生的黑瞳,炙热而锐利,似藏剑出鞘。

  其不经意间一闪而逝的混沌之力,更是如同一道能看透世间虚象的破妄神光,直逼女娲心神。

  神光之下。

  女娲只觉心底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

  此刻的她,宛若一位站在毒辣烈日下,被人扒去了衣物,赤身裸体的等待着视觉审判的妖女。

  负罪之感油然而生,女娲心底一阵突突。

  该不会…

  该不会被长生瞧出端倪了吧?

  不能吧?

  本宫是圣人呀!

  也难说…

  自己刚刚的表现,是有点太反常了。

  明眼的生灵都能看出自己心里有鬼的吧?

  “喂,你看为师作甚?看你两位师伯啊!”

  但跟李长生相处久了,女娲演戏的功底亦随之提高了许多。

  面临眼下处境,她已然能做到面不改色,随意将脑袋移向别处,佯装无事,道:

  “你不是天天嚷嚷着法宝不够用嘛?”

  “啊?啊!对!”

  李长生姗姗回神,向女娲递去一个别有深意的怪笑,而后一拍脑门,如坊间的市井小民般搓了搓手掌,朝通天和元始道:

  “两位师伯,你们看…”

  他不愿当着二清之面,寻女娲难堪。

  闻言。

  通天和元始相视而望,皆是面庞骤苦。

  女娲则暂时松了口气。

  为什么说是暂时呢?

  因为她读懂了李长生那抹笑容的意思:

  这事还不算完!

  女娲知道,等回了娲皇宫,李长生必然是会找自己秋后算账的…

  这叫自家事,自家谈,不足为外人道哉!

  “喂,你俩能不能行事了啊?”

  一想到回娲皇宫后,自己百分百又得被李长生欺负的不成人样,女娲顿时憋出了一肚子火。

  这火她是不舍得对李长生撒的。

  于是…

  很不幸,通天和元始,成了她的出气筒。

  只见女娲玉手轻轻搭着李长生的手腕,杀气腾腾地凝望着通天和元始,冷冰冰的开口,道:

  “别以为你俩那点花花肠子能瞒过本宫。”

  “就冲来意不纯这一点,你俩今个儿若拿不出能叫我家徒儿满意的礼物,本宫就把你们…”

  说着。

  女娲混元大罗的气势猛的绽放,威胁道:

  “通通丢到万蛇窟里去喂毒蛇!”

  万蛇窟乃孕育女娲之福地。

  里面遍布太乙金仙境的毒蛇。

  古言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受女娲成圣恩泽,这些曾担任过女娲娘娘守护兽的毒蛇,也都得到了一番造化:

  它们的毒液效果,翻了几百倍!

  虽然增强百倍的蛇毒依然要不了通天和元始的命,但让他们难受个几十年还是不成问题的!

  万蛇窟的名号和混元大罗的威压,吓得通天和元始两准圣脸色惨白,四肢冰冷,如堕冰窖。

  “师妹息怒,师妹息怒啊。”

  费了老大的力气站稳脚跟后,通天忙赔着笑脸,出言讨饶道:

  “师妹,快收了神通吧,我等只是准圣,扛不住你的威压啊。”

  “我等此行匆忙,真就只带了几件破破烂烂的小玩意防身呐。”

  “是极,是极。”

  一旁的元始也求生欲满满地附和道:

  “下次,下次,待师侄于人族传下道统时,我等定携重宝拜会,你看如何?”

  “诶,你们…”

  得理不饶人的女娲,哪肯放过让两位师兄大出血的好机会?

  她正想再给两人施加点重码,李长生却微微用力,握了握她的玉手。

  女娲纳闷地转过头。

  “师傅,差不多得了,当心兔急咬人。”

  李长生踮起脚,往女娲的软耳根吹了句枕边风,不动声色地掐了一把女娲的嫩腰。

  接着,他松开手,抬起头,脸上不知何时已溢满了热情,迎上通天和元始,笑道:

  “哎呀,师伯,你们说的这是什么话?”

  “礼轻情意重嘛,两位师伯能来,弟子就十分高兴了,什么礼不礼的,见外了不是?”

  李长生一边说,一边从须弥空间取出两团蒲团,摆于二清跟前,诚意十足,道:

  “来来来,两位师伯坐。”

  这是他给通天和元始搭的台阶…

  也算是打完大棒,给的甜枣吧。

  拉拢某人,恩威并用是起码的。

  是以。

  在女娲唱红脸的时候,他没有劝阻,而是等红脸唱的恰到好处了,他才跳出来唱白脸。

  嗯…

  挑拨女娲的心火,亦是他借风顺旗而为之。

  恰好生了这档子事,乃人和,不用白不用。

  他是阴谋家,又不是圣人。

  阴谋家嘛,就是要利用眼界所及内,一切可以利用的人、事、物,步步为营,步步局。

  不能说算计吧。

  戏里的算计,能叫算计吗?

  如果把计划告诉女娲,她有了包袱,不就演不出如此逼真的效果了嘛?

  为了万无一失,只能先委屈一下女娲了。

  【好师尊,此间事了,弟子好好补偿你!】

  想着。

  李长生且先压下对女娲的愧疚,再度向迟迟未有动作的通天和元始开口,问道:

  “两位师伯,不坐吗?”

  “可还在生我家师尊的气?”

  “没有没有,我等尚未反应过来呢。”

  直至被李长生二次提醒,二清才注意到,镇压着他们的混元大罗气息早已消散。

  “师侄客气了。”

  “多谢师侄。”

  两人赶忙规矩坐下,一动不动。

  开玩笑。

  就女娲那话不投机,稍不称心就要送人去万蛇窟的暴脾气,哪个还敢放肆?

  帝王之道的效果立竿见影。

  李长生春风满面。

  他再取出两团蒲团,与女娲一人一个。

  四人坐而论道。

  “我就开门见山了。”

  李长生摸了摸鼻尖,说开门见山,便真就不拐弯抹角,直截道:

  “非常惋惜,您二位想要的答案,我这儿没有,我同样好奇,天道为何要对我示好。”

  额。

  大概是没料到李长生居然这般快人快语,闻言,通天和元始都怔了怔。

  半晌后。

  通天略感好奇地问道:

  “那你叫我们坐下是…”

  “师侄我呢,有件礼物想送给二位师伯。”

  李长生神秘一笑,故弄玄虚道:

  “只是这礼,有点重,不知道二位师伯,有没有接下的胆量!”

  女娲凤眸一挑:

  来了!

  “哦?”

  通天来了兴致,半调侃半严肃道:

  “你这小家伙竟小瞧我等?”

  “有什么宝贝就尽管拿出来吧,我等走南闯北那么些年,大风大浪渡了无数,连龙凤大劫都活下来了,有什么礼是我等不敢接的?”

  噗,吹牛是吧?

  本宫看你敢不敢接。

  听到通天骄纵的言论,女娲暗自窃笑:

  哈,真好。

  又能看长生出风头了!

  自打那日李长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