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南宋风烟路 > 第2022章 肃州·旌旗十万斩阎罗
  回到盟军,林阡立即将适才“粉碎”的白布展开——

  众目睽睽荡然无存,合情合理传递情报。

  “转魄”能窥探敌情却无自由、“新战狼”相对自由却探不到有效信息?那就取长补短,由新战狼做转魄和林阡等探子之间的桥梁。

  不同于转魄孤军奋战,新战狼不止一人,足够构成盟军一整张及时、安全的情报网。

  短短一个昼夜,这已是第五次急报。纵向对比,蒙古军的驻军分布与城防图,一次跟一次不同,一次比一次精进,一次又一次对当时的盟军部署切中肯綮……令林阡一目了然不得不叹:“长生天”至少和转魄能力一样高!盟军“肃清”蒙谍的力度还需加强!

  转魄的这份情报详述了蒙古军最新的阵容分配:顶层规划防线和调整工事布置、督促怯薛军建堡竖栅挖壕堑、驱遣匠人造砲制弓弩备火箭的,是成吉思汗、木华黎;聚集和收编周边西夏武装、收集鞍马枪矛盾甲军粮、修理或打造各种兵械器具的,是轩辕九烨、者勒蔑、莫非;排兵布阵、昼夜操练蒙古军精锐的,是林陌、博尔术、忽必来、拖雷;此外,完颜瞻、完颜彝虽未被全心信任但有实才,实力不容小觑。

  主战场,卫境拒敌、卖力拼命,将会是五城十二楼等长生门人,由白玉京、绝地、速不台、赤老温统领;巡查内防,一向为金帐武士分内之事,应是交给博尔忽、阿甯、花无涯负责;与长生天联络和肃清宋谍金谍的任务,则分别由莫非新娶的妻子高娃、窝阔台总揽。

  除了谋士和武将之外,转魄的这份情报,最侧重莫过于“装备”。首先他将蒙古军的柳叶甲、无檐帽、铁团牌等防具的细节作了补充,使盟军在修兵治械时能够进一步针对性破解。其次他提及,蒙古军刚占稳肃州就缴获或改造了弩机三千架、砲三十座、火器两百支、云梯三百副,这还只是他利用职务之便的管中窥豹。

  “攻具如此之多,反攻之心不死。不过,会准备得这么快?该不会消息有假?”林阡担心莫非处境,尽管高娃看似身负其它任务、暂时还无法贴身监视莫非。

  “不足为奇,普天之下,木华黎最擅长打废一波短时间内再练一波。”陈旭说的是兵马也是器械,“因为他厚积薄发——每到一处先夺矿藏,化为刀兵,损人利己。看似短时间内,实际可能已经磨刀大半年了。”

  “蒙古人称他沉毅多智、雄勇善战?”林阡放下心来,讽笑说,自己面前的木华黎似乎不怎么雄勇。

  “但是是真善战。”陈旭正色提醒他莫要轻敌。

  

  成吉思汗麾下,善战的岂止一个。

  者勒篾果敢善战饮露骑风,博尔术志意沉雄善战知兵,赤老温雄勇善战每战必屠……

  “我的八大悍将,无论叫你们冲向何处,你们都能将岩石撞碎,把悬崖冲破,使降水断流,扭断强敌的脖子,摔断力士的腰。”这些年成吉思汗靠他们辅佐叱咤草原无坚不摧,随着强敌恶虏接二连三灰飞烟灭,本就只剩区区一个“攻打城市”的关没过;

  而从去年秋天在兀剌海城与李君前越风杨叶拉锯开始,蒙古军和盟军都从对方身上学到了不胜枚举的攻防经验,论收获,自然属成吉思汗和他的八大悍将最多。

  肃州对决?求之不得。早在漠北就该开始,我还怕你林阡不在巅峰!如今蒙古军因饮恨刀犯规而失的“势”早已扳回,士气正高,兵力略胜,稳居上风的还有情报——林阡定战期为三日后,过分自信,就说明他对蒙谍有失算……

  情势大好,成吉思汗如何不大悦: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战斗经验若想滚雪,当然是拿最强的敌人练手,林阡,来得好!”成吉思汗手里,这把从黑水就在等候林阡本人的量尺,曾轻落,又重震。

  

  三日转瞬即逝,肃州之战将发,阴霾笼罩黑水,天色迟迟不亮。

  蒙古军围绕曹王之死攻心的舆论经过发酵甚嚣尘上,其中最致郁的一条,正是长生门曾当面侮辱过曹王的那句,“为了投降,亲手杀了宁死不降的小曹王,落了个无子送终的凄凉晚景!”

  无子送终?当日曹王顾全大局付之一笑,而今他身故还受此辱,教本该领着群雄化悲愤为士气开拔的林阡和封寒,要么光顾着愤要么光顾着悲,情绪崩溃,争如火箭在弦、猝然遇水,战斗还如何打得响?

  一干人等望着林阡那不稳至极的状态全都心里打鼓:主公,可别不发啊。

  “自先帝去后,大金内忧外患,是因为有王爷力挽社稷,藩篱才未被南北强敌合力击穿。庙堂纷争之处,冥灭剑气势回旋跌宕。”薛焕面容肃穆,率西京大同军几位武将步入灵堂,当先戴上与逝者关系最亲近才该戴的麻布,“谁说王爷无子送终,王爷他多的是儿子——子薛焕,今拜别,赴战!”

  “伤势确实很重,但非不能恢复。五年后恢复,那五年后重返战场,十年后恢复,便十年后号令山东。安贞,这七尺之躯,至死都应报国恩。”“对方全都是林阡的人,却没有完全依赖林阡;你等全都打上了天尊的印记,但也不可能失去天尊便不可。别教对方看轻,天尊的栽培比不上林阡。”——曹王向来授人以渔,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山东花帽军在仆散安贞、纥石烈桓端、楚风月、郭仲元、郭阿邻的垂范下,紧随西京大同军戴上!

  “那是奸相之子。”“英雄莫问出处。”“哎,还是败了?”“虽败犹荣。不比你们那时候差。”“万将军,本王得你一人,胜过林阡他得三个。”“布局是我们的事,中盘该让孩子们下。”——曹王对后辈们从来都是提携、宽容、甘当人梯。郭蛤蟆、移剌蒲阿、万演、胥鼎……临别,临行,临阵,戴上!

  大同军、大定军、辽阳军、会宁军、陇岐兵,皆王爷子侄;

  花帽军、乣军、黑虎军、护国@军、紫茸军,为王爷送行!

  “岂止大金朝野。”征服是双向的,林阡成为曹王府新主的今天,徐辕亦代短刀谷群雄勾销陇南之役的最后一缕私恨,“南宋江湖后辈,以王爷为一代宗师。”戴上!

  封寒惊得差点咬住舌头:“这,戴上了,怎么好回头?”

  “本就没想要回头!”徐辕掷地有声地说着这句熟悉的话。

  林阡那疯子自言自语久矣,居然拔刀乱舞狂笑起来:“边城角声哀,烽火照高台,悲歌击筑,凭高酹酒,此兴悠哉!悠哉!!”

  先哀后兴,闪电响彻长空,雷声震颤四野,天地忽明忽灭,长夜终将退散!

  封寒精神为之一振,提枪:“禀王爷,高手堂首席,封寒,今领聂云、忧吾思、凌大杰,并率三军将士,在王爷灵前起誓,同心同德,扶助主公,杀败蒙贼!”

  

  哭声低而营俱寂,营俱寂后战歌起。

  葬礼不办,是不避战,战即葬礼。

  英烈未死,人皆勇士,振剑扬眉——

  “出征了,赫将军/品章,你可见,虎贲营勇士都上阵!”袁若、俞瑞杰、柳闻因戴上!

  “杨叶,此情此爱,且待他生,此战此剑,你我同在。”慕容茯苓,戴上!

  “沉夕哥,无论多少人受伤倒下,我都会尽力将他们救起、扶稳,如你一样。”叶阑珊,戴上!

  “蒙古贼杀我父母、兄弟、妻儿,今日要教他们知道,屠杀的报应!”嵬名令公、阿绰等西夏军,代西夏平民,戴上!

  “如儿,白氏长庆集的另一种风格,复仇,不懈,洞悉世事,剑破天机,今日传授给你。哥哥绝不任你白死。”仿佛心灵感应般,莫非隔空呼应,只在心里说、在梦里戴上!

  盟军怒气冲到顶峰,随林阡一刀刺破穹苍:“传我号令,攻克肃州,杀败铁木真,祭奠曹王,祭奠所有西夏之战的亡魂!”

  “倾我所有,与贼一战!!”天下人都与他绝对互信。国仇家恨,今日一并算清。

  萧萧山谷风,黯黯天路阴,烈士已矣。旌旃朝朔气,笳吹夜边声,此行必胜!

  

  盟军气势触底反弹,蒙古军倒也不曾此消彼长,成吉思汗木华黎轩辕九烨林陌等人,哪个不是凝聚人心的好手?早已做鼓千面,誓师之际,擂以造势:“祸福荣辱,皇朝天下,尽决于此战!”

  各集结了近四十万重兵,攻防双方到此均已没有退路,肃州之战,不胜即死,“有死无生,有我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