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牧龙师 > 第690章 血夜幽兰
  留给了南雨娑一份信,让她来执掌祖龙城邦。

  找到了明季,祝明朗、黎星画、宓容便打算连夜出城了。

  可就在他们打算前往绝岭城邦的时候,宓容一句话让祝明朗立刻头疼了起来。

  “夜娘娘在外面,她恐怕不会轻易离开,我们只要一走出祖龙城邦,怕是会被她撕个粉碎。”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祝明朗都差点忘记了外头还有一个女鬼皇在蹲守自己……

  这要是跑出去,命直接就没了。

  可他们不能等到白天再出发,因为暗漩也只有夜里会形成,天一亮祝明朗就无法通过这个特殊的空间漩涡快速的赶往极庭皇都了!

  “对了,夜娘娘的小手还在女娲龙那,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将夜娘娘给引开?”祝明朗说道。

  “嗯,正好我们还要赶往绝岭城邦一趟,我们让人将她的断手扔到南面,然后我们朝着北面离开。”宓容也认同这个办法。

  只要能够引开了夜娘娘,然后借助天煞龙身上的丧龙之息来掩藏他们这些活人身上的气味,夜娘娘即便反应过来了,最后也很难追踪到他们。

  ……

  调虎离山战术很成功,夜娘娘心满意足的拿回了她纤纤素手,平原上那刮起的恐怖阴风也仿佛温和了许多。

  祝明朗几人也成功离开了祖龙城邦,天煞龙如今的速度已经比以前快了几倍,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便抵达了北绝岭。

  与圣阙大陆的领袖宏耿说明了情况,这位身体还缠着纱布的领袖并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论实力的话,寻常的巅位王级根本无法与他抗衡,但他可以战斗的时间会比较有限,激战过久伤口会全部裂开。

  带上了这位皇王,明季在北绝岭附近找到了一个最近的暗漩,几人再一次进入到了阴间的十字路口,胆战心惊的找寻着时间之流与空间之流。

  “是一道时间之流,我们要乘上去吗?”明季询问道。

  “这与空间之流有什么不同吗?”祝明朗问道。

  “本质虽然不同,但达到的效果是一致的。空间之流是像一条特殊的甬道,从一个地方穿梭到另一个地方,而时间之流的话,就等于是延长了外界的时间,我们在这里行走好几天,外面可能只过去了一炷香时间。”明季解释道。

  “重新再找别的暗漩可能来不及了,就这个吧。”祝明朗说道。

  “好!”

  时间之流与上古遗迹的情况有一些相似,时间是紊乱的,但如果能够掌握好这时间之流的规律,便可以利用它做很多事情。

  这样也等于给了黎星画更充足的时间去推演,可以得到更深层的预见信息。

  ……

  在时间之流中漂流,这确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黎星画与宓容的交流比较频繁。

  一个是预言师,一位是观星师,黎星画尽可能的将一些命理线索给罗列出来,好让宓容为她推演出所有细小事情的具体时间。

  雀狼神终究是一位神明,黎星画预见的事情会存在很多的变数,但有观星师为她矫正一些信息的话,她可以将未来几天发生的一些事情都尽可能的掌握。

  “星画姐姐,我有些不太明白,像你这样的预言师既然可以看到未来,那一定也看到了雀狼神拿到玉血剑的那一幕,直接锁定玉血剑就好了,为什么还那么辛苦的找寻命理线索?”宓容有些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

  玄戈神国的圣君虽然也是预言师,但宓容很少有机会接触到预言师的真正玄机,难得在这里能够相识,自然有很多关于预言师的问题。

  “预言师并不是万能的,一个事件从发生到结束,就好比是一幅巨大的图案,预言师得到的永远都是残缺的碎片,甚至可能是看上去毫不相关的东西……”黎星画耐心的给宓容解释道。

  窗外晃动的竹影。

  溪水下的鹅卵石。

  一个匆匆而过的背影。

  日落下的飞鸟。

  倒在血泊中的一具尸体……

  这些都是毫无相关的细碎画面,可里面却蕴藏着许多事件的走向,假如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命理线索将它们贯穿起来,它们就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就比如说黎星画在几个月前就看到了一堆在城角的沙子。

  这堆沙子代表不了什么,它可能是用来修补塔楼的,但如果有更充足的命理线索,就可以提前预知祖龙城邦将陷入到流沙危机中。

  尽管预言师可以耗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