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开局神仙,被贬下凡 > 第24章 再见火丹
  天罡法?地煞术?

  李仲阳倒是听说过孙悟空的地煞七十二变和猪八戒的天罡三十六变,可这功法既然是老君传来让自己渡劫消灾的,总不可能是变化之术吧,到时候妖魔袭来,难道要自己变成老虎狮子去吓唬它?怕不是死的更快了。

  “师兄,能否详细介绍一下这天罡法和地煞术,不然小弟难以做出抉择。”

  事关身家性命,李仲阳可不敢像孙猴子那样瞧着地煞数多就选,得先向铁拐李问个清楚再做决断。

  “天罡三十六法分别是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回天返日、唤雨呼风、振山撼地、驾雾腾云、划江成陆、纵地金光、翻江搅海、指地成钢、五行大遁、六甲奇门、逆知未来、鞭山移石、起死回生、飞身托迹、九息服气、导出元阳、降龙伏虎、补天浴日、推山填海、指石成金、正立无影、胎化易形、大小如意、花开顷刻、游神御气、隔垣洞见、回风返火、掌握五雷、潜渊缩地、飞砂走石、挟山超海、撒豆成兵、钉头七箭。”

  铁拐李举起右手的玉符,呈于眼前,只见上面雕刻着一个天字,开口说道:“天罡法可修成三十六种大神通,造化莫测,威力无穷,也极难修炼,师弟虽然有天仙的境界,却也只是刚刚过了修行的门槛。神通难修难精,便是大罗金仙也难说可以功行圆满。”

  放下右手,铁拐李举起那枚刻着地字的玉符,说道:

  “而这地煞七十二术分别是通幽,驱神,担山,禁水,借风,布雾,祈晴,祷雨,生火,入水,掩日,御风,煮石,吐焰,吞刀,壶天,神行,履水,杖解,分身,隐形,续头,定身,斩妖,请仙,追魂,摄魂,招云,取日,搬运,嫁梦,支离,寄杖,断流,禳灾,解厄,黄白,剑术,射覆,土行,星数,布阵,假形,喷化,指化,尸解,移景,招来,运去,聚兽,调禽,气禁,大力,透石,生死,障服,导引,服食,开壁,跃聂,萌头,登抄,喝水,卧雪,暴日,弄丸,符水,医药,知时,识地,辟谷,魇祷。”

  “相较于天罡法而言,地煞术的七十二个小神通更易修成,若是身具慧根,天赋异禀者,一窍通而百窍具通,一夜便可入门。只是数量虽多,小道不比造化,虽然包罗万象,却也难修得天罡的厉害。”

  陈述清楚,铁拐李将两手摊开,由李仲阳自己选择。

  是厉害却难练的天罡,还是易成却术弱的地煞,李仲阳陷入纠结。

  功法是用来渡劫的,选天罡吧,万一自己天赋不行,大难临头时还没修成,那不是彻底完蛋。选地煞吧,虽然好练,但老君说的如此凶险,小神通能否应对还是两说。

  其实李仲阳很想大声的说出,无论天罡地煞,我全都要。

  然后天地同修,成就万法,但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修行切忌贪念,更何况贪多嚼不烂,听铁拐李的话,光是天罡法自己都不一定能修成圆满,天地同修实属妄念。

  老师金口玉言,既然给了自己选择,自然不能二者得兼。

  李仲阳的眼神在两枚玉符间飘忽不定,铁拐李也没有催促,这毕竟关乎李仲阳未来的走向,思虑再三也是应当。

  天罡与地煞,天与地,大与小,少与多,李仲阳反复横跳,难以琢磨。

  李仲阳知道,这绝不可能是单纯的选择功法,以道祖的眼界,自然比他更清楚自己适合哪门法术。为何偏偏要我自己选呢?

  选的真的是法门吗?

  李仲阳思考着老君的真意,双眸金光闪动,两枚玉符在他眼中,变成了两条道路,他又看到了那个幻象。

  还是那个看不清面孔,顶天立地的金色身影,只不过旁边又多了一个身影,同样看不清脸,居于下位,躬身行礼。

  两个身影,怎么会多出一个人,难道是因为我面临两个选择吗。

  李仲阳不知道这幻象源于何处,但莫名的相信它不会害自己,看着两个身影,一上一下,一君一臣,他忽然明白老君此举的含义。

  天罡与地煞的选择,其实是对人生的选择,是上限和下限的选择,天罡意味着高上限,地煞则是高下限。

  李仲阳看着玉符,不再犹豫,毅然的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既然前路多磨难,行事便该大胆起来,劫难是躲不开的,难道稳妥就能活命?

  既然已是命中注定,不妨胆子大些,看看能不能把穷途末路,变成起死回生。

  随着决断,幻象也发生变化,臣下的身影如一缕青烟消逝,眼前只剩下金色的身影。

  李仲阳忽然觉得,这模糊的身影好像清楚了些。

  铁拐李见师弟神色有变,知道他已经做好了选择。

  “你选好了?”

  “选好了。”

  “确定吗?”

  “确定。”

  铁拐李看着师弟,再三确认后,将玉符交给他,同时收好余下的那枚。

  李仲阳拿起玉符,眼前的幻象也随之消失,他将玉符贴紧额头,如同老君当初传他法诀一样,脑海中骤然多出真言妙诀,行功法门。

  大量的记忆涌入,李仲阳连忙打坐调息,将脑中的文字通读一遍。

  铁拐李也经历过玉符传法,站在一旁,给师弟护法。

  三十六天罡法博大精深,李仲阳看着咒文,只觉得精妙绝伦,情不自禁的投入钻研,好在这玄门正宗的法门没有蛊惑人心的邪念,又有铁拐李在旁不断的用清风提神,令李仲阳从痴迷中醒来。

  “有劳师兄看护,小弟见法门精妙,一时沉迷,失态了。”

  李仲阳从心田中回归,知道自己失态,多亏师兄在旁护法,赶紧道谢。

  “不用客气,都是应该的。师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切安好,师兄尽管放心。”

  见李仲阳的状态恢复,铁拐李舒了口气,从葫芦里倒出一枚丹药,递给李仲阳,说道:“那正好,这是老师赐下的丹药,老师吩咐,让你选好玉符后将它服下。”

  李仲阳接过丹药,定睛一看,这药不是别的,正是那害他丢了青牛的七返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