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都市医武仙尊 > 第4364章跑路,还是私奔?
  相比于安澜宫来,雪花宗可是弱了不少。

  整体实力给安澜宫提鞋都不配!

  而雪花宗本身却也不是安澜宫的附属势力,平日里基本就没有多少交集。、

  当然所谓的附属势力,平日里为了得到庇护而上贡点宝物罢了。

  真到了患难危机时刻,所谓的附属实力根本不靠谱!

  除非能有很大的把握,否则的话,在生死关头面前,任何宗门都会选择跑路。

  所以这次的九幽森林危机,申雨竹也压根没有想着让下边的额那些附属宗门前来支援。

  而且所谓的支援也压根没有任何意义。

  九幽森林的那位公子,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强!

  当初单单一个侍女来就让申雨竹如临大敌,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而安澜宫的附属宗门,也不多,就周围的几个宗门罢了。

  申雨竹不想有太多的所谓附属宗门,因为没有太多实际的用处!

  至于雪花宗,就更没有太多的交集了。

  她与雪花宗的宗主陈雪也没有多少交情,也最多是有过几面之缘。

  如今拿着聘礼上门,是什么意思?

  到了大殿所在。

  大殿之前的广场上,一身雪白宫装的陈雪,带着宗门的上百名弟子,带着成排的聘礼,各种宝物五花八门,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此时安澜宫已经有着诸多长老在这里等候了。

  她们想着邀请陈雪进入大殿的正厅内,可陈雪拒绝了,一直恭敬无比的站在大殿之前,等待申雨竹的出现。,

  “见过申前辈!”

  陈雪带着雪花宗的修士,上前来,对申雨竹恭敬无比的见礼。

  雪花宗的其他弟子,自然也是跟着战战兢兢的低下头,齐声施礼。

  面对申雨竹这等存在,她们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除了陈雪达到涅槃境的修为,剩下的雪花宗修士,基本都是劫生境和化神期,更多的弟子则只有元婴期之下。

  所以在安澜宫面前,纵然是陈雪也是不由得挨了一头。

  更不用说跟随来的雪花宗弟子了,在她们的眼里,安澜宫宫主申雨竹,那就是天南古境的天,是处于传说中的超级强者!

  因而此刻包括陈雪在内的,对申雨竹见礼后,一个个大气都不敢。

  “陈宗主,你们带着聘礼前来,是个什么意思?我前段时间,已经比武招亲,有了如意夫婿!”

  申雨竹眉头轻蹙,冷冷说道。

  “请前辈息怒!”

  陈雪惶恐,就地跪了下去。

  其他的雪花宗弟子也是跟着噗通噗通跪地。

  “哦?看样子,这聘礼并非是你们的主意!”

  申雨竹面色微变,心头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林天此时神色凝重,神识朝四周蔓延出去。

  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的或者陌生的气息。

  眼前只有陈雪他们来而已。

  林天微微松了口气。

  还有时间!

  “是一个叫甄芝的前辈,让我将聘礼准备好,送来给您!”

  陈雪惶恐不安,颤声道。

  这所谓的聘礼,其实她也很蒙圈。

  但威慑于那叫甄芝的女子,她不得不送来!

  否则的话。

  就是灭宗的下场!

  “甄芝?”

  申雨竹俏脸冰冷,喝问道。

  林天不解的看去:“是那个侍女?”

  “没错!”

  申雨竹点头,语气变得冰冷起来。

  “是的,那女子叫甄芝,她很强大!我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我们只能按照她的命令,将这些东西都带来了!”

  陈雪很是无力的道,话语间带着浓浓的无力与苦涩。

  “聘礼拿回去吧!如果那个女子再出现的话,就告诉她,让她直接来找我!”

  申雨竹摇了摇头说道。

  甄芝这般做,申雨竹已经看出来了,这是让她做好准备。

  不久后。

  她必定要来将她带走。

  但申雨竹早就有所选择,就算现在修为没有提升,她也拒绝跟着甄芝离开。

  哪怕就是死,她也不会选择跟随她前往九幽森林。

  “申前辈……我们不能将聘礼带回去,请您息怒!”

  陈雪吓得面色煞白,连忙恳求道:“我要是将聘礼带回去,她就会灭了我们雪花宗!您能否将这些东西给收下,不然,我们雪花宗上下……怕是难逃覆灭之灾!”

  跪在陈雪后面的雪花宗弟子,也都面如土色,浑身瑟瑟发抖,却都不敢出声。

  见此。

  申雨竹叹了口气,点头道:“罢了,东西我收下,你们回去吧!下次她再出现,让她来找我!”

  “多谢申前辈!”

  陈雪暗松了口气,一阵感激道谢后,带着人匆匆离开。

  而留在大殿外边的申雨竹和冬梅等人,脸上都凝重到了极致。

  “宫主,还是来了!”

  冬梅叹了口气,说道:“您现在要改变选择么?还是……”

  “为什么要改变选择?那个甄芝再来,我便与她来个生死大战!就算是死,也要让那九幽公子脱一层皮!”

  申雨竹身上森冷的气息席卷开来,长长的澹绿色长袍,不断的鼓荡起来,浑身散发出阵阵杀气。

  林天眉头皱起,没有说话,他只希望黄腾父子两个能快点将他所需要的宝物都尽数找来。

  这样对付那什么九幽公子,就有了更大的把握。

  “将聘礼都收起来,能用得到的,你们都拿来修炼吧!”

  申雨竹对冬梅嘱咐了一句,而后返回宫邸。

  林天跟随回来,看着申雨竹心情低沉,冰冷着脸站在院子内,看着院落旁边成片的竹林,他便笑道:“要不我现在带着你跑路?”

  “跑路?还是私奔?”

  申雨竹突然嫣然一笑,回头朝林天看去。

  美得过分的容颜,加上这能让百花暗然的笑容,林天都不由得微微愣住。

  “离开安澜宫,那九幽公子,就找不到你了!”

  林天正色说道。

  他的话,其实比较委婉了,他想着申雨竹不如干脆解散了安澜宫,然后各走天涯,那九幽公子有再大的本事,想要在天南古境内寻找一个人,那也是如大海捞针。

  “老宫主离开的时候,她将安澜宫交给了我,让我好好的守护好宗门!因为在在这里的很多弟子,比如冬梅她们,很多都没有家,这里就是她们的家!”

  申雨竹苦涩一笑,摇头道:“要是解散了,她们去哪里?成为散修,对于她们来说,太难了,这里无法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