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自穿越至今,徐夜从未离开天元,基本的认知,都停留在天元的书籍上,对当前的能力者,光纹图案的了解浮于表面,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手段克制暗术法。

  这让徐夜决定了接下来要好好深入了解能力者。

  徐夜像以前一样,试图调动体内储存的“气”,催动太玄周天图。

  对此徐夜已经很熟练。

  这部分“气”源于天元殿之下的力量之源。

  他不确定方台的力量之源会不会再次损坏,上次修复以后,就再也没去过,生怕周天图将其吸干。

  徐夜掌心向下。

  “气”随之涌动,迅速在掌心凝聚成型,先是最外围的一个光圈,然后光纹定格,其他较暗的光圈一同出现,四周神秘的文字符号跳跃了起来。

  这就是太玄周天图。

  徐夜深吸一口气,脑海浮现那三名白术师施展术法时的场景和气息波动。

  在他的调动下,丹田气海中的所有剩余的气流全部朝着掌心汇聚,奇经八脉如同成千上万只蚂蚁在穿行,甚至能听到气流窜动的声音。

  徐夜有过多次经验,现在算是能镇定从容应对。

  那些气流经过光纹的转化,即将从太玄周天图的光纹中喷发而出。

  “成了!”

  徐夜暗喜,感受到了澎湃的生命气息。

  周天图果然可以演化其他五种图案。

  换句话说,周天图通吃!

  接下来就是看看,周天图施展的术法能否救治重离。

  徐夜意念一动,嗖——

  光团落在了重离的身上。

  浓郁的气息和光线,就像是春天里的日光,温暖而和煦。

  相对应“气”的力量,大幅抽离,让徐夜感到惊讶。他在方台吸收的气,以飞快的速度流逝。

  重离的表情变得有些痛苦,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徐夜转头一看,她身前的一股黑气竟浮现了出来,与光团相抗衡。

  “嗯?”

  一黑一白,在重离的身上斗法,来回缠斗。

  徐夜面无表情地看着那黑气,沉声道:“小人之举。”

  最恨的就是种背地里暗搓搓偷袭的暗术师,光明正大地打,暗术师未必是重离的对手。

  徐夜坚持凝聚“气”的力量。

  很快他发现,那团黑气,竟越来越旺盛,似乎有意与他决斗。

  ……

  与此同时。

  在北部的一个小山坡上。

  衣衫褴褛的老太婆赵南沽,冷峻地看着天元殿的方向,不断掐动手中法诀,脚下出现巨大的暗色晕圈。

  “天元殿哪个不开眼的白术师,敢跟老身斗法?!”

  赵南沽双眼冒着黑光。

  在她的脚下,是黑色的生命之花的图案。

  ……

  徐夜越发感觉到那团黑气像是被人操控。

  眼看他施展的光团要被那黑气吞噬,徐夜眉头一皱,喝道:“一不做二不休!”

  反正他也只是试试。

  于是他将所有的“气”,一股脑调动了出来。

  那黑气好像是早就知道似的,竟忽然飞旋了出来,朝着徐夜的太玄周天图进攻而去。

  “嗯?”

  徐夜感觉到了危险。

  可是来不及了。

  突然,太玄周天图在“气”的影响下,爆发出前所未见的光亮。

  徐夜看到那五个同心圆一瞬间同时亮起,刺眼夺目,周围的神秘符号,向外冒着摄人心魄的气息。

  轰!

  光团瞬间飞出太玄周天图,迅速掠过那团黑气。

  黑气毫无反抗之力,眨眼间被白光碾压吞噬。

  白光顺势调转方向,飞出了宫殿……

  ……

  “噗——”

  老太婆赵南沽本以为势在必得,眼睛怒睁变大,吐出一口鲜血,五指颤抖地抓住拐杖,迫使自己站得笔直。

  她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天元殿,自言自语道:“明明是很弱小的白术师,为何……为何突然间变得这么强大?”

  她无法理解。

  以她现在的能力,与对方交手的时候,就能清晰地感觉出对方的实力。

  她本想戏耍对手。

  就是这一念之差,对手的白术法竟忽然变了个嘴脸,像是爬虫化蛟龙,一口吞掉了她的暗术法。

  赵南沽又怎么能相信。

  败者,自然要得到应有的处罚,那就是——反噬。

  这一反噬,没有三五个月,几乎不可能恢复。

  脚下的光纹已经暗淡消失,赵南沽看着天元殿的方向说道:“天元殿,这个仇,老身记下了!”

  正要转身离开。

  轰!

  天元基地的上空,激射出一道光柱。

  冲向天际。

  赵南沽愣在原地……

  “何人在显圣!?”

  她踉跄一步,嘴唇哆嗦不已,“难道是前任殿主?”

  赵南沽不断吞咽着口水,抓住拐杖便走,一时忘记自己受了重伤,一下子扑倒在地,摔了个恶狗吃屎。

  她顾及不了那么多,爬起来便跑。

  嘴巴里不断念叨着:“见鬼了……见鬼了……”

  ……

  在天元殿一带的能力者,都看到了那壮观的一幕。

  正在某楼阁中欣赏风景的褚融也恰巧看到了这一幕。

  褚融眉头一锁,道:“怎么会这样?”

  他无法理解。

  天元殿现有的人员都做不到这种神迹的展现。

  那么会是谁呢?

  褚融不知道天元殿发生了什么事。

  自离开以后,他便推测天元殿不出三个月,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关注天元殿的消息,到了现在,天元殿依然屹立不倒。

  “重离啊重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做出的显圣假象,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

  徐夜并不知道此举已经引发了各方的注意。

  他只觉得身子突然一空,有种想要倒下睡觉的冲动。

  他来到重离的床边,稍稍检查了下。

  暗术法造成的黑气已经消失。

  徐夜做到了,难掩心中兴奋地道:“你总算,没事了。”

  不过,重离还处于昏迷状态,需要时间休养。另外,已经折损的修为,一时三刻还难以恢复。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徐夜拖着疲惫的身子,朝着外面走去。

  刚一出大殿。

  鬼车便神情激动地道:“殿主大人显神威,那暗术师定遭到反噬!”

  其他三位白术师一脸敬畏地道:“没想到殿主大人也擅长白术法。这……太不可思议了!”

  能力者能掌握一个职业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几乎很难同时修行两种职业。

  跨光纹图案,更是不可能。

  徐夜只是摆手道:“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我累了,你们找人好好照顾重离。”

  “是!”

  三位白术师敬佩不已。

  鬼车在徐夜离开以后,说道:“瞧瞧,殿主是有多谦虚。”

  为首的白术师叹服道:“殿主有这般手段,何必看我们仨的笑话。”

  “你想多了。”鬼车说道,“这种高层次的治疗手段,极其消耗‘气’,每次使用,一时半会都很难恢复,没看到殿主走路的姿势都不对劲吗?”

  三位白术师点了下头,非常佩服地朝着鬼车伸出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