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重离怎么也没想到,天元选定的主人,居然还没觉醒,那么在祭坛上的光纹和点亮五蕴纹路又是怎么做到的?

  重离清秀的面容充满不解,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处于觉醒状态的徐夜。

  徐夜掌心的灼烧感已经消失了,淡淡的光纹,亮了一瞬,便没入血肉之中,消失不见,像是融合了。

  意识回归。

  徐夜前进一个身位,进入方台的屏障中。

  稳住身形,徐夜难以置信地看向右手,盘在手心里的太玄周天图消失了。

  但他能感觉到四周有一股特殊的“气”,到处游离。

  全身的毛细血孔,都像是被打开了似的,感官异常明显。

  这种“气”,不是通俗意义上的空气,而是一种“力量”。

  每当那些“气”,靠近毛细血孔之时,徐夜便能感觉到很舒适,奇经八脉之中,也有少量的气流在游走。

  徐夜感觉自己像是脱胎换骨了似的,精气神都变了个样。

  重离缓过神来,本想恭喜一下,当即改口道:“殿主大人手段了得,居然入了方台,重离自愧不如。”

  这也是实话。

  那方台屏障禁制极强,她好歹是五蕴高手,强行冲了几次,都被弹回。

  徐夜却成功进入方台。

  徐夜深吸一口气,放松了不少,心想这丫头估计言不由衷。咱好歹掌生周天图,第六道纹路,做你主人,绰绰有余。

  他走向方台中间。

  俯下身子,观察了一下,说道:“果然是八卦图。”

  “八卦?”重离疑惑。

  “这是来自我……上界的一种理论。”徐夜说道。

  重离道:“难怪。”

  “八卦分,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正好对应天元殿的八个方位。八卦生自太极,两仪,四象中,四象生八卦。”徐夜说道。

  重离无奈摇摇头,这对于她而言,过于晦涩难懂了。莫说异界人,就算是现代人也很难搞懂。

  徐夜也只是一名爱好者,没想到能用得上。

  “乾为天,坤为地。”

  徐夜边走边寻找八卦方位,“艮为山,兑为泽。”

  “坎为水,离为火。”

  重离听不懂,但入神。

  每当徐夜念一句,她便深受震动。

  这让她更加确定,徐夜是天元殿选定的主人。

  “就是这里……”

  徐夜的这句话,将重离从思绪中拉回,说道:“小重离,我问你。”

  “殿主请问。”

  重离现在也懒得纠正徐夜的叫法。

  徐夜问道:“曼荼罗可以诞生什么职业?”

  “元素师和阵法师。”

  “哪些元素?”徐夜之前就提到过。

  “气,水,火,土。”重离回答道。

  “没有木。”徐夜道。

  “……”

  重离怔了怔。

  也就是这时候,徐夜俯身一掌,落在了震与巽之上。

  他感觉到周围的“气”迅速涌了过去,掌心里没有灼烧感,而是一种气在凝聚。

  多个同心圆组成的光纹,顺着掌心蔓延……

  “失败了?”徐夜不敢确定。

  他只是觉得这些“气”会听从命令,没想到这些气果然汇聚在一起。

  可能是初次觉醒,力量太弱……太玄周天图只亮了一瞬,便消失不见。

  忽然,震与巽两处方位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其他六卦一同发光……

  八卦的中心像是泉水似的,涌出澎湃的力量,迅速充斥整个方台。

  徐夜首当其冲,大量的禁制力量,进入掌心里。

  重离难以置信道:“禁制力量恢复了?”

  她没想到,困扰了天元殿多年的问题,竟然只需要在两个位置上落掌即可解决。

  庞大的禁制力量,顺着方台,朝着天元殿上方掠去。

  与此同时。

  九层,八层,七层……黑暗之中,一双双眼睛亮了起来,看着闪电般的力量,加强了禁制,掠过牢门,墙壁。

  黑暗中,愤怒不满。

  “为什么?!!”

  这意味着它们的“刑期”被延长了。

  地下第一层,不断拍打牢门的重犯们,有的吹着口哨,有的脱裤子向外撒尿……还有在走廊上散落着不知从哪里来的残肢断臂,以及血腥味。

  当禁制力量从中宫笼罩四方之时,犯人们瞬间安静了下来,抬起头,吃惊地看着走廊外。

  禁制的恢复,令镇守者们精神大振。

  很快便有镇守者,来到震字区,朗声道:“肃静!谁在喧哗?!”

  没有一个犯人敢发出声音。

  整个震字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殿主大人有令,将会在中宫设宴,大赦尔等。”

  殿主?

  重犯们面面相觑。

  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好消息,而是天大的绝对的坏消息!

  他们常年不见天日,与世隔绝,每天闹事,每天从不同的狱友口中获取消息。天元殿刚发生一次暴乱,元气大伤,本以为天元殿撑不了多久。这横空出世的殿主,无疑将他们打回了地狱。

  众所皆知,天元殿数百年没有过殿主了。但不管哪一代殿主,都是无上的权威,实力高强!

  “……”

  一个又一个的犯人,瘫坐在地。

  有人当场嚎啕大哭了起来。

  也有些心理素质超强的犯人,眼神冰冷地盯着禁制……紧握着拳头。

  他们不是妖魔,也不是能力者,寿命有限。这个消息,等于在宣告——他们将老死在这里。

  ……

  徐夜试图收回手掌。

  但那澎湃的力量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

  前后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功夫,徐夜感觉到浑身要爆炸了似的,周天图突然绽放,将他弹出了方台。

  “大人。”

  重离纵身飞了过去,一把拖住了徐夜。

  回到圆环之外的走廊上,稳稳落地。

  重离激动说道:“禁制恢复了。”

  “嗯。”徐夜也没想到,颇有些感慨地道。

  重离转头仰视,本想问一下,刚才那迸发的是什么光纹图案,又觉得不妥,只得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徐夜也不打算说……因为就在他觉醒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今后的战斗利器,于冰冷的世界中,变强的筹码。

  从进入方台的这一刻起。

  徐夜的使命注定了。

  二人又观察了一会儿禁制。

  徐夜负起双手,说道:“走。”

  小重离回过神,道:“去哪?”

  “平乱。”

  重离心想,殿主大人虽然觉醒了,但还是弱得很,要怎么平?

  她不敢直说,而是问道:“殿主大人打算怎么做?”

  “天元殿所有的犯人和妖魔,最惧怕的人是谁?”徐夜转身一边走一边问。

  重离差点脱口而出说我,又咽了下去,说道:“历代殿主。”

  这也是事实。

  徐夜说道:“为什么?”

  “自古以来,凡天元殿殿主,都有超凡入圣的能力。”重离微微抬头,似乎明白了徐夜的意思。

  可是……真是这样吗?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