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她的声音非常清亮,在广袤的天元基地上回荡。

  “天元强者回来了,快走!”

  作乱的妖魔早就跟着夜叉溜之大吉了。

  只有少数的犯人,不断宣泄情绪,一时得意忘形。

  天元祭台上,众人被这一声喝拉回思绪,将惊奇的目光移开,看向天际,那倩影飞掠的速度很快。

  有人认了出来,大喜过望道:“重离大人回来了!”

  那倩影飞向天元城墙之上,长枪横举,枪尖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三角形,长枪微颤,频率加快,第二个,第三个……直至第五个三角形,与枪尖重叠。

  重离冷声道:“擅自逃离者,就地处决!”

  重离化作流星,三角形绽放光华。

  那些没有逃远的犯人,惊讶道:“五蕴大能力者!”

  每个图形代表着一种晋升道路,金三角也就是大金字塔,象征着力量和速度,初醒者只能掌握一个三角形,能力者可掌握两到三角形,分别称呼为双生与三叠。大能力者可掌握四到五个图形,分别称为四合与五蕴。这种分辨方法同样用于其他图形。

  在五蕴高手面前,这些重犯,就不值一提了。在强大的武力面前,再变态的人格也只能屈居于下。

  重离的身影穿梭于那些犯人之间,每一个三角形,都像是锋锐的利器,击中他们的心脏。

  动作行云流水,不留情面。

  一个又一个的犯人绝望倒下,直至肃清干净。

  ……

  前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重离重回空中。

  已经逃跑的犯人和妖魔,便没办法了。

  重离看了一眼祭坛,飞了过去。

  天元殿众人欢呼雀跃,纷纷转身,准备躬身迎接。

  重离,乃是天元四圣之首,四圣仅存的一圣,实力深不可测,就连大长老褚融也要礼让三分,几个月前,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外出,一直没有回来。

  天元上下对重离都很敬畏,不只是敬畏她的实力,关键她还有一个毛病——患有严重的强迫症。

  强迫症往往伴随另外一个毛病:眼里不揉沙子。

  重离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天元殿上,没有注意到祭台上,随着犯人和妖魔的逃离,迷雾渐渐散去,她才看到祭台上泛着光华的图案,那光华纹路奇特,数个同心圆于空中轮转,古老而神秘的气息,摄人心魄。

  “咦?”

  重离加快了速度,掠过巍峨的城墙,下方一片狼藉,多数建筑物,场所都遭到了犯人和妖魔的摧残。

  一些角落还冒着青烟,也有不少伤员,相互搀扶着。

  重离意识到自己回来迟了。

  她没有停留,迅速朝着祭坛飞去。

  此时的徐夜,哪里顾得上重离,她的掌心灼烧剧烈,钻心般疼痛。经络中的气流乱窜,让他十分难受。

  徐夜没有经验,也没有掌控技巧,之前汲取的力量也用的差不多了,奇怪的是,脚下五道极其神秘的纹路,还在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力量。

  徐夜差点没站稳,身子前倾了一下。要是再不停下,只怕会被榨成人干。

  好在大家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

  徐夜这才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向天空中迅速掠来的重离,让他没想到的是,来者竟是一位长发及腰,身着露肩红裙,外着轻薄盔甲的娇小女孩。其面容清秀,小巧玲珑,唯独眼神清冷,像是小大人。

  看起来年龄不大……不知道满十四了没。

  徐夜注意到重离倒提一把红色长枪,通体修长,枪尖泛着幽光,不像是一般的物品。

  “重离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大人?

  能被镇守者称为大人的,在天元基地的地位应该很高。

  重离脸色并不好看,而是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名镇守者便将这这两天的事情告知了重离。

  重离黛眉微蹙,质问道:“褚长老人呢?”

  “这……”

  那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眼看重离要发怒,只得连忙道:“褚长老……带着不少人,跑,跑了!”

  重离没有说话,眼睛里却流露出失望之色。

  眼里不揉沙,自然也见不得这种逃兵。

  “重离大人,快,快快来拜见殿主大人。”

  “殿主?”

  重离怔了下。

  那名下属解释道:“褚长老使用了禁忌之术。”

  重离当然知道禁忌之术的意义,禁忌之术是先贤留下的召唤仪式,上界生灵感受召唤,会降临天元,成为新的殿主。

  自古以来,天元殿成员更迭,基本是信者多,不信者少。

  巧合的是,重离是禁忌之术的忠实信徒。

  听到这句话,重离难掩惊讶,看向徐夜,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重离不是不相信禁忌之术,而是难以相信眼前之人是上界生灵。

  徐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重离,看着这个小大人似的丫头,很难想象这在前世世界只能是初中生的女孩子,竟是这个妖魔纵横的大高手。

  “他不是殿主!重离大人,他是假的!”人群后方,有十多名天元殿成员涌向前,躬身道。

  重离的脸色瞬间变了个样:“假的?”

  “重离大人,别听他胡说八道,属下亲眼看到殿主大人,击退大妖夜叉!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有人纷纷站出来作证。

  “击退夜叉又不代表他就是降临者,徐夜……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自己不清楚吗?”

  “大胆,你敢直呼殿主名讳!”

  “假的你也信?!”

  一时形成两方立场,争吵了起来,相互指指点点。

  本来相信的人并不多,自徐夜一手太玄周天图,击退大妖,折服众人,不得不信。也有少数人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在那种生死关头,能震慑大妖之人,还管他真假,只不过名不正言不顺,很难让那帮禁忌之术的信徒服从,倒不如两不相帮,坐山观虎斗。

  重离脑海中浮现那道特殊的图案,说道:“吵够了?”

  众人噤声。

  重离说道:“真假,我自己会判断。”

  “是。”

  重离一步步走到徐夜身前三米处,目不转睛地看着徐夜的眼睛,说道:“古书记载,降临者启五蕴之光而有余,请殿主大人……”

  后半句“证实身份”还未说出,徐夜忽然向前迈步。

  个头差异太大,重离直到徐夜胸口的位置,这一靠近,不得不抬头仰视。

  一向冷静自若的重离,不由怔住,自行打断了说话。

  徐夜眼带笑意,语气却不太友善道:“小妹妹,尚不经几岁春秋,哪里学的老气横秋?”

  “???”

  重离迅速后退一步,“我……”

  可能是被人敬畏惯了,突然被人居高临下俯视,竟有些不知如何应对,如果是一般人,直接一巴掌拍飞,但这人可能是殿主,她不敢乱来。

  徐夜负手叹息道:“罢了罢了,就当我不是你们的殿主,咱们两不相见,各走天涯。”

  这尼玛不赶紧溜,什么时候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