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大邺女帝师 > 第一百七十七章:汴京
  谢云霄连忙笑着称不敢:“正如孙公子所言,今年科考的学子卧虎藏龙,三郎尽力而为就是,名次强求不得。”

  柳四郎听谢云霄如此说,抬了抬眉:“神童出身怎么了?我们小六郎当初神童举复试之时,还是榜首呢!连陛下都夸赞过我们小六郎的文章,不过是后来……因一些见不得光的原因被人害了,没能入京来殿试,否则……神童举也能拿个状元!”

  都说打人不打脸,柳四郎这话,无疑是掀了谢云霄的底。

  谢云霄攥着茶杯的手骨节发白。

  其实,谢云初当初没有能来参加神童举,被谢云霄生母下毒一事,汴京城中早在去年就有传闻。

  但因着宴小侯爷和吏部尚书谢大人的关系,倒还没有人敢在谢云霄的面前提起这件事,都是背后说一说也就算了。

  也就这柳四郎,是个直筒子脾气,竟然当着谢云霄的面说了出来。

  气氛顿时便冷了下来,几位小郎君你看我我看你,都知道柳四郎说的是谢云霄生母给家中嫡子谢六郎下毒之事,不约而同端起茶杯喝茶。

  室内安静的针落可闻,除了柳四郎人人尴尬。

  宴小侯爷想要给谢云霄解围,正在想应当说些什么……

  就见刚刚还险些将杯子捏碎的谢云霄,从容将茶杯放在一侧,缓声道:“是六郎同柳四郎说,当初是被人害了吗?”

  谢云霄还是知道谢云初的品格,即便是他们兄弟在家中有天大的不对付,可在外……都会维护谢氏。

  “我家小六郎是什么品格,会说这事儿?”柳四郎睨了谢云霄。

  “那就是柳四郎臆测了!我祖父教导谢氏族人要顶天立地,谢氏家风清正,否则也出不了六郎这样风骨品格的小郎君,柳四郎如此揣测……实则也是在侮辱我家六郎。”谢云霄沉住气,含笑道。

  即便这件事谢云霄知道是真的,但在外面也决不能承认。

  承认了,丢人的不只是他谢云霄一个人,还有谢氏,和谢氏所有人。

  谢氏的家风,在外人面前,一定要清正如同鸿儒谢老。

  柳四郎听到这话,抬了抬眉:“你认不认都没有关系,总之人人都知道你那生母做了什么事情,否则为何你那生母被活活打死了!”

  “柳四郎!”宴小侯爷皱眉示意柳四郎闭嘴。

  柳四郎毫不在乎的翻了一个白眼。

  谢云霄手心收紧:“我生母乃是病逝,还请柳四郎不要妄加揣测。”

  “唉对了!我听说新开张的明月馆来了一位胡姬,跳舞一绝,柳四郎……带着谢六郎去明月馆接风如何?”有小郎君连忙岔开话题。

  “我看行啊!不过花费可不小,柳四郎……你一月的俸禄够吗?”孙家公子笑着开口。

  “倒不是俸禄够不够的事!只是……我们家那小六郎单纯干净的一个孩子,就不带去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回头带坏了那么纯净的一个孩子,作孽不作孽!”柳四郎端起茶杯,“既然你们不想去广寒楼,去……鸿鹄楼设宴怎么样?”

  “行啊柳四郎,到底是有了军功当了官,阔了啊!”

  “就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唉我说……咱们以后见了柳四郎是不是得唤一声柳大人?”

  小郎君们你一句我一句,气氛又热闹了起来。

  谢云霄也是唇角含笑,好似全然不在意刚才柳四郎的针对,表现的十分大气。

  “好说好说!”柳四郎理了理自己的衣裳,故意摆出一副官架子,“你们就叫我,小柳大人吧!省得回头和我爹碰到了,不知道你们叫谁……”

  “你们瞅瞅,说他胖他还喘上了!”

  柳四郎眉头一抬:“那是!好不容易成了官儿,可不得好好摆摆官架子!”

  室内哄笑声一片。

  ·

  小郎君们从侯府散了后,宴小侯爷亲自送谢云霄。

  “云霄,你不要将柳四郎的话放在心上,他那个人性子直,容易听信谗言被人利用……”

  谢云霄笑着开口:“之前京中便有风言风语,只是旁人不似柳四郎这般当着我面说,我反倒是觉着柳四郎这样的性子好,有什么当面说出来。”

  “是这个道理!”宴小侯爷笑着点头,“也是你心胸宽阔能容人,可你那位六弟……我看着不像是好相与的。”

  谢云初当初大闹汴京,事情闹得那么大。

  后来宴小侯爷回想起种种,觉着最后苏明航能落到那个地步,这谢六郎功不可没。

  若是谢六郎要对付谢云霄,谢云霄怕是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谢云霄笑着同宴小侯爷说:“小侯爷误会六郎了,六郎这个人……面冷心热,从来都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毕竟能与柳家四郎义气相投,都是爽利仗义之人。”

  宴小侯爷也不知谢云霄这是发自内心的说法,还是只为了为护谢氏,笑着点了点头:“日久见人心!日后你那位六弟入汴京,相处久了……是个什么人物,大家自然能了解。”

  “正是!”谢云霄笑着颔首。

  “眼看着要下雪了,我便不留你了,回吧。”宴小侯爷拍了拍谢云霄的肩膀。

  谢云霄长揖行礼,而后拎着长袍下摆走下台阶,上了马车离开。

  ·

  腊月十六,纪京辞、谢云初、李南禹一行人终于抵达汴京城。

  萧五郎身披火红狐裘,骑着白色骏马,在城门口已经等候多时,坐下骏马来回踢踏着马蹄。

  立在一旁替萧五郎牵着缰绳的阿夏有些担忧道:“殿下,您还是回马车里等吧,天儿太冷了!纪先生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呢!”

  阿夏话音刚落,萧五郎就瞧见远处由青锋打头的浩荡马车队伍缓缓而来。

  萧五郎明艳的五官一笑,嘴角喝出白雾,扬鞭打马,朝青锋的方向冲去。

  “青锋!”萧五郎人还没到跟前,已扬声喊了青锋。

  看到萧五郎,青锋抬手示意队伍停止行进。

  李南禹也拉开马车车窗,探出头去……

  瞧见一身火红狐裘的萧五郎快马而来,李南禹露出笑容:“是五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