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大梦主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故意栽赃
  “怎么回事?”府东来一脸惊奇,看向沈落。

  “其实你的储物戒中并无阴阳二气瓶,是六牙象王在炼化了你的储物戒之后,佯装从你的储物戒中拿出阴阳二气瓶的罢了。”沈落缓缓道。

  府东来先是脸色一变,紧接着眉头紧锁,良久之后,他才甚是不解地问道:

  “二大王有意栽赃于我?这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我也不好说,或许是与你师尊要脱离狮驼岭,自立狮驼城有关系吧。”沈落说道。

  府东来闻言,陷入沉默。

  他觉得沈落所说的,很可能就是真相,而他的事情,也的确成为了另外两位大王向他师尊发难的由头。

  “如此说的话,那他们要对付的,肯定就是我师尊了。”府东来恍然道。

  “这三首火狮是青毛狮王的麾下大将,阴阳二气瓶一事又极有可能是六牙象王出手作怪。。若真是两个大王同时联手,针对你师尊,此事恐怕也只是小小一环,之后必定还有别的动作。”沈落也不禁担忧道。

  “若真是如此的话,狮驼岭分家在即,恐怕很快就要出事了。不行,我得尽快返回狮驼城,将此事告知师尊才行。”府东来闻言,焦急道。

  “别急,府兄,你眼下手上可有证据?仅凭这小妖一面之词,即便你师尊能够相信你,可其他人能信吗?倒时候别被人家反咬一口,不仅害了自己,也让这无辜小妖丢了性命。”沈落连忙将他拦下。

  府东来正要说话,突然面露痛苦之色,双眼随即开始泛红,却是先前动用法力,又激得散魂钉发作,当即双腿一软。

  沈落连忙扶他坐下,按住他的肩膀,渡入法力,帮他平息了散魂钉的余波。

  好一会儿后,府东来眼中血色逐渐褪去,身上那种古怪波动也随之平息了下来。

  此刻,他也已经冷静下来,对沈落说道:“你说的对,我不能这么冒失前往狮驼城,即便是师尊这一脉的弟子,如今也当我是叛徒,去了只会遭到追杀。”

  “你能想明白就好。”沈落松了口气。

  “我须得秘密潜藏回去,至少要见到师尊,将这情况告知于他,至于他信不信的,总归能生出几分防备,也就无所谓了。”府东来继续说道。

  “你……你这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还真是一根筋,就算要回去,你得找到点实质有用的东西才行,不然恐怕你师尊都未必会信你。”沈落无语道。

  府东来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开口问道:“那沈兄你,可有什么办法?”

  “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去之前,得先安顿好这个小家伙。”沈落看向小妖,说道。

  “嗯。”府东来赞同道。

  两人询问了一番后,得知小妖在这狮驼岭已经无亲无故了,便只好将他送出了狮驼岭地界,寻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林安置。

  这倒不是沈落两人有意如此,而是那小妖自己要求的。

  这名为小旋风的小妖看似孱弱,心智却颇为坚毅,否则也不可能在父亲等人被灭杀之际独活下来,更不能独自在玄阳地窟中存活至今。

  小妖的想法很简单,不想离开从出生至今生活的地方,但狮驼岭地界实在危险重重,眼下将他安置在狮驼岭八百里范围之外,反而是最安全的。

  返回的路上,府东来向沈落询问道:“现在说吧,你所说的办法是什么?”

  沈落神秘一笑,从袖间摸出一个精致玉瓶,打开瓶口后,一阵清香飘散而出,紧接着便有一只米粒大小的白色小虫从中飞出。

  沈落从袖间取出一根红色发丝,在小白虫跟前晃了晃。

  小白虫当即围着发丝上下飞舞了数圈。

  紧接着,沈落口中响起一阵吟诵之声,语调声音与寻常法咒大为不同。

  府东来自觉从未听过,那小虫却听得十分欢喜,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快速消失在了两人眼前。

  “沈兄,你这是……”府东来被他这一通操作,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从神木林得来的寻踪蛊虫,我方才给它嗅了那三头火狮的气味,此刻他已经帮我们去找那三头火狮了。”沈落解释道。

  “找雄染,为何要找这厮?”府东来有些不解道。

  “这还不明白吗?那家伙处心积虑在玄阳地窟中埋伏你一场,结果没能杀了你,还发现你身边多了我这么一个帮手,你说他接下来会怎么做?”沈落问道。

  “你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变数,若是他背后有两位大王指使,那他一定会前去寻找他们禀报此事。”府东来说道。

  “不错,我要的就是这个。”沈落“嘿嘿”一笑。

  府东来见他神色自若,似乎颇有信心,也不由放心了几分。

  “走吧,得跟上去了,不然距离拉开太远,就无法用秘术了。”沈落说道。

  说话间他便起了遁光,飞掠而出。

  “既然要跟踪雄染,为何不早些,这会儿已经过去这许久,只怕你那蛊虫也未必能找到他了?”府东来很快追了上来,不解问道。

  “那三首火狮看似性格暴烈,实际上却是十分谨慎,我们若是当时就偷偷尾随,以他的修为境界,未必不能发现端倪。而我们故意空开这一段时间,既给了他调理伤势的时间,也给了他探查是否有人跟踪的时间,眼下再去追踪,他必定发现不了。至于寻踪蛊虫……你大可放心,不会跟丢的。”沈落“嘿嘿”一笑,说道。

  言毕,两人便都不再言语,开始加速疾冲,身形也消失在了密林中。

  ……

  约莫一刻钟后。

  靠近狮驼岭的一处山崖下,雄染眉头紧蹙,在崖下来回走动,似乎是在等什么人,显得有几分焦躁。

  雄染先前莫名其妙的,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沈落出手打伤,心中本就郁闷异常。

  此刻等了许久,仍是不见那人过来,他的脸色就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发泄怒火,一拳砸向身后石壁的时候,一声轻咳传了过来。

  雄染身躯立马一僵,脸上郁怒之色瞬间烟消云散,转而化作了一脸洋溢笑意,只是微微震动的瞳孔,显示出他此刻其实十分紧张。

  “见过大王。”雄染立即抱拳道。

  来人浑身罩在黑袍当中,头上戴着深檐的帽兜,将一张脸整个藏在黑暗中。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悬崖石壁下松软的泥土里,嵌着一粒好似虫卵一样的白色米粒,更不知道遥隔数十里之外的一棵百丈古树上,正并排趴着两个人,附耳在一个巴掌大小的海螺上,听着他们这边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