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 第1181章锤死道剑仙
  “又不对吗?”

  纳闷的看向叶若依,司空长风感觉那句诗挺应景的,没什么不对。

  “那句诗的关键点在于一个如字,是一种形容比喻,并非真实的。

  原本的意思是雪落在树枝上,如同盛开的梨花,让人如同进入了春季。

  诗句中将积雪比作梨花,是虚假的,可李前辈的至暖一剑却是真实的。”

  叶若依也认为这一句诗不够契合,毕竟诗句所描述的是虚假的,但李寒衣那至暖一剑却是真实的,如何能搭配在一起?

  “唉!”

  愣神许久,司空长风阴郁的一叹。

  丢人啊!

  不管名号应不应景,李寒衣的剑势是真的强,一剑斩出,宛若春风,但在春风之中却暗藏杀机。

  这一剑同样不是雷无桀等人能够抵挡的,不过李寒衣所针对的也并非是雷无桀等人,而是最后插手的寒千落。

  “破!”

  寒千落带动着九大败亡剑卫齐齐出剑,将那至暖一剑破去。

  这一剑虽然很强,但李寒衣依旧只动用了三成功力,自然能被寒千落破去。

  “不要再用这些逗小孩子的把戏了,让我看看你真正剑!”

  寒千落一边说着,一边绽放出败亡剑中浩瀚杀气,并直接用出自身的异象——鬼海种芙蓉。

  比之上次在慕凉城中,鬼海种芙蓉更加强大,甚至那些鬼影都化为了骷髅白骨形态,瘆人惊怖。

  “你杀了多少人?”

  黛眉微蹙,李寒衣问出了跟萧若风和洛青阳当初一样的问题。

  这杀气太强了,哪怕她见过的叶啸鹰和怒剑仙颜战天都远远不如。

  要知道杀气的积累可是需要亲自去弑杀生命才会增强的,而现今这般浩大的杀气,她着实无法想象下面那个女人究竟杀了多少人。

  又是如何稳住心境,没有被杀气侵蚀走火入魔的?

  寒千落没有言语,今日只比剑,无需多言。

  “你有资格见到我真正的剑!”

  “月夕花晨!”

  李寒衣同样不再言语,剑势涌动,月夕花晨再现,无数剑气化为花瓣旋转。

  虽然同样是月夕花晨,但却比之前对雷无桀等人所用强出数倍。

  接下来便是两把剑,两个女人的战斗,比之先前的战斗更加激烈凶残。

  一个至寒至霸,一个凶杀败亡,都是一种极致之剑。

  “师父,我要更强的力量!”

  雷无桀一把扑过来抱住残暴师父大粗腿哭喊着,他今天一定要将姐姐打醒,不惜一切代价。

  他不想失去姐姐!

  “你蜕变出精神念力了?”

  田昊则发觉了不同之处,雷无桀竟然有了精神念力,虽然还很弱小,但那的确是精神念力。

  “啊?我有精神念力了?啥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雷无桀懵了,随即一感应,果然发现自己有了精神念力。

  对于精神念力他可眼馋许久了,可就是没能修炼出来,没想到突然就有了。

  “应该是飞轩将大龙象力融入你体内,再加上当时你的精神意志高度集中,这才蜕变出来的。”

  猜到了一种可能性,田昊猜测真相应该就是这样的。

  同时之所以能够成功,除了机缘巧合的因素外,更重要的还是雷无桀那种赤子之心。

  那种心境在修炼上的确有如神助,能创造很多不可思议的奇迹。

  “既然你有了精神念力,为师的确有一个法门能让你获得更强的力量。

  这个引雷之法你好好领悟,到那个龙头上去,能引多少雷全看你的本事。”

  说着,田昊伸指在雷无桀眉心一指,将刚刚根据雷云鹤那九天引雷术开创的引雷法传过去。

  刚刚在救治雷云鹤的时候,顺道用他心通窥探下了其本身的记忆,得到了武学传承,其中就包括九天引雷术和完整版的惊雷指。

  所不同的是,雷云鹤的九天引雷术需要天道之力和功力融合引导,而他的引雷法则是以精神念力融合功力引导。

  同时雷无桀身上的天罡战甲混合了一定成分的晶金,同样有引雷效果。

  接下来就看这小子的了。

  “谢师父!”

  雷无桀大喜,爬起身来就准备到姐姐先前站的那个石龙龙头上去引雷,不过忽然脚步一顿,回过头来问道。

  “师父,我姐姐看上的那个人该不会是道剑仙吧?”

  他脑子不笨,之前只是与姐姐相见心绪太过激动,这才没想到。

  随后仔细一想,既然姐姐是雪月剑仙,那么与之有情劫的那个人必然是道剑仙。

  “到现在才想明白,你的脑子也练成肌肉了不成?”

  田昊没好气的瞪了眼,这个炮灰弟子脑子的确不怎么灵光。

  这种脑子让他以后如何放心让其在外面晃荡,别哪天来上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那我姐和道剑仙最终的结局是啥?”

  雷无桀希冀的问道,很想知道姐姐与赵玉真的结局是怎样的。

  “赵玉真临死前用桃花做了件嫁衣让你姐嫁给他,还让她这辈子不要再嫁人,然后天雷落下,赵玉真化为飞灰,你姐心理素质太差,跟着走火入魔了。”

  田昊说的很简单,但却让在场几人听得一脑門黑線。

  “啥?我姐被配了一場阴婚,他赵玉真凭什么让我姐给他结阴婚,还让我姐为他守寡一辈子?

  我要锤死他!”

  懵逼过后,雷无桀怒发冲冠。

  姐姐是他唯一的亲人,现今却所托非人,要被配上一场阴婚,還要一辈子都不能再嫁人,一辈子都玩完了,这如何能忍?

  感受到雷无桀那暴虐的杀机,李凡松和飞轩两人缩了缩脖子,在这事上他也没办法说什么。

  “这么说也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摩挲着下巴,田昊觉得雷无桀这种阴婚的说法好像也不算错。

  “下次我会上青城山,一定会打死那个道剑仙!”

  凶狠的发誓,雷无桀踏步向石龙龙头,同时取出一瓶药丸倒进嘴里,加快功力恢复。

  道剑仙的事情以后再说,今天先击败姐姐,让其清醒过来。

  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姐姐去遭劫,虽然师父所言的命运中,姐姐没有身死,但未来却也苦逼的很。

  年纪轻轻的就被人要求守寡,这样的人生太苦了。

  更别说那只是命运,万一真的死了呢?

  “赵玉真怎能那么做?”

  司空长风皱眉,也很不爽赵玉真的做法。

  你都要死了,却还偏偏要拉上李寒衣算怎么回事?

  这就是你的情?你的爱?

  “呃,其实人家救了李寒衣一命,提点小要求好像也不算过分。”

  田昊对赵玉真还是挺欣赏的,如果没有与李寒衣相遇,成就肯定不会低于莫衣。

  “那样的人生还不如死了干脆!”

  没好气的怼了句,司空长风虽然也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有时候死亡会更好一些。

  看看大师兄现在多么苦逼的,简直生不如死。

  ——————

  (老赵的死的确可惜了!)